大理寺卿的宠妻日常

大理寺卿的宠妻日常

作者顾九秦峥结局

古言连载中2020-04-05

在线免费阅读

  男女主角是顾九秦峥小说《大理寺卿的宠妻日常》作者是苏缱绻,猪猪阅读网网提供顾九秦峥小说完整版全文阅读,这部火爆全网络的古代言情权谋小说《大理寺卿的宠妻日常》讲述的是:秦峥进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铜镜内的美人。顾九天生的皮肤白,被红色一衬,越发显得肤如凝脂,再以那宝石头面搭配,端的是一副艳丽逼人的模样。人人都说她是娇气包,可那被顾家捧出来的千金娇小姐,最后却吃尽了人间的苦处而死。顾九自己孤家寡人一个,只消平安过了这一年,便可跟秦峥签了和离书,届时天高海阔,也算是全了自己上辈子的遗憾,可是两人却彼此看对了眼...

免费阅读

       眼前的顾九笑容诚挚,偏江莲芷却从其中听出几分奚落的味道来,她气息一滞,竟不知该如何介绍自己。

  说她是老太太的外孙女儿?

  可她离嫡亲那一层还远着呢!

  顾九看出了她的窘迫,脸上的笑容依旧和煦:“我才嫁进来,家里人还认不全呢。姑娘莫怪——方才听你叫我表嫂,难不成是姑姑家的女儿?”

  京城中谁不知秦老夫人的独女嫁给了武安侯赵兴,一连生了四个儿子,平生所愿就是得个女儿,且为此不知去了多少趟护国寺。到了去岁上,方才得了一个女儿,眼下还在襁褓中,不会走路呢!

  大儿子眼见得都要娶媳妇,自己却生了个小女儿,这事儿在京城都能当玩笑讲了,顾九便是新妇,可也是土生土长的京城人士,哪儿会不知道这事儿?

  说这话,就是堵她的嘴呢。

  毕竟,方才可是江莲芷自己说,她顾九是新妇,不懂事儿呢。

  江莲芷果然脸色涨红,绞着手中的帕子,强撑着自我介绍:“表嫂,我是……”

  只是她话没说完,就见明国公夫人出来解围:“这是你表妹,姓江,ru名唤做莲芷。”

  她一脸病容,就连说话也带着几分气若游丝,神情倒是很和善,温声笑道:“虽不是你姑姑所生,却也是自幼养在咱们府上,最懂事不过的好孩子。”

  顾九闻言,便也只笑眯眯的点头:“原来是养在府上的表妹,有礼了。”

  这是她正经的婆婆,前世虽没见过几次面,对她也算是不错。

  顾九不打算驳她的面子,只是心里却忍不住嗤笑。

  表妹?

  这位跟明国公府可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关系呢,江莲芷的祖母跟秦老夫人是亲姐妹,江家家道中落,她跟着祖母来明国公府小住过一些时日。后来江家老太太病逝,她便日日黏着秦老夫人,说什么瞧见她就好似看到了祖母,那孺慕之情让秦老夫人心软,便将她留在了府上。

  自此一住十年。

  因着江莲芷嘴甜,秦老夫人又宠着,所以这些年来,上上下下都称一句表小姐。

  不知是不是自己先入为主,江莲芷现下看着顾九冲自己笑,都觉得内中带着浓浓的奚落。

  她咬了咬牙,还了一礼:“给表嫂见礼了。”

  说完这话,又将话题给拉了回去:“表嫂新嫁进来,不好因着一个下人而落一个严苛的名声,您说是不是?”

  她一脸关切,顾九却知这是个面甜心苦的,前世里她可没少被这位表小姐给下套!

  因此顾九收敛了笑容,正色道:“表妹年纪小,同情下人也是有的,只是这话却不对。俗话说的好,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下人做错了事情,自有长辈们行家规。咱们做小辈儿的,守着规矩便是,越矩插手长辈的命令,岂不是越俎代庖?表妹,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江莲芷被她这话噎了一噎,心中气顾九牙尖嘴利,到底是不肯服输,因咬唇道:“表嫂说的有道理,只是家里规矩固然重要,也得通情理不是。这丫头行事不小心,她的确有错。但到底是因着第一次给您端茶,情有可原。表嫂您瞧着就是个心善的,何必跟一个小丫头过不去呢?”

  说这话的时候,江莲芷心里也有些犹豫,毕竟锦竹替换了滚水,是她指使的。万一锦竹被罚供出来自己,那她岂不是得不偿失?但是眼下见顾九如此伶牙俐齿,她也有些后悔,早知道不该这么沉不住气的!

  闻言,顾九却是笑了,语气带着几分揶揄:“表妹的意思我懂了,你是说,她不过是烫了祖母一下,没什么大不了的。所以就请祖母宽宏大量,饶了她这一次吧。”

  后面这话,却是跟秦老夫人说的,然而那话中的调侃,却是再明显不过。

  江莲芷瞬间捏紧了帕子,心中暗恨,面上则是委屈巴巴的跟秦老夫人解释:“外祖母,莲儿没这个意思,您千万别误会。莲儿尊敬也最心疼的人就是您了。”

  小姑娘连捧带表忠心的模样,顾九自叹弗如。

  秦老夫人冷眼旁观了这一会儿,方才在江莲芷的委屈声中一锤定音:“行了,不过是个丫鬟,值当你们拌嘴?”

  她使了个眼色,嬷嬷们立刻会意,将锦竹堵了嘴拖了出去。

  早有下人换了新的茶水来,一旁的嬷嬷则是笑容和煦道:“世子夫人,请吧。”

  这便是让她继续敬茶的意思了。

  顾九点头应了,从善如流的接了茶盏走到秦老夫人面前,行礼道:“孙媳给祖母请安,祖母请喝茶。”

  有了方才的事情,这次的茶水便是温度适宜了。

  秦老夫人喝了茶,命婆子给了赏赐,复又说了几句吉利话,才将茶盏放回了桌案上。

  顾九余光扫过秦峥,就见对方神情温和,可眸子里却潜藏着几分看戏的模样。

  前世他没给自己出头,顾九还会失落,但今生她压根没指望,甚至还在心中腹诽,这位大少爷倒是老神在在,不给他放一盘瓜子让他磕着,真是委屈他了!

  给在场的几位长辈敬茶之后,便是平辈间的见礼,三房十几个孩子,不管大的小的,行礼的时候看见她身旁的秦峥,都老实的跟鹌鹑似的。

  就连前世里府上最混世魔王的秦九少爷,都是规规矩矩的给她行礼:“给大嫂见礼。”

  那瑟瑟发抖的小模样,让顾九都没忍住轻笑了一声,拿了预备好的红包,递给了他:“堂弟请起。”

  秦九少爷在旁边冰山的高压下,到底是没忍住抬头看了她一眼,偷偷地做了个鬼脸,又赶紧恢复正常,双手接红包:“多谢大嫂。”

  这些孩子见礼之后都立刻回到自家娘亲安全的羽翼之下,却有一位除外。

  那位表小姐江莲芷非但不怕秦峥,跟顾九见礼的时候,眼睛更恨不能长在对方身上。

  偏偏秦峥毫无所觉,巍然不动如山。

  顾九都有些替她觉得眼睛疼,格外好心的问了一句:“表妹可是眼睛不舒服?”

  这话终于引得秦峥抬头看了一眼。

  江莲芷脸色一红,不止是气的还是羞的,咬唇道:“多谢表嫂关心,莲儿没事儿。”

  而秦峥则是起身道:“祖母,孙儿还有事要处理,就先告退了。”

  他一走,江莲芷便也行礼道:“外祖母,莲儿有些不舒服,也先退下了。”

  她司马昭之心,顾九看的真切,却只当不知。她自己尚且自顾不暇呢,那管的了别人想在苦海里飘?

  更何况,人家乐意着呢。

  互相敬茶之后,秦老夫人的脸色也有些疲惫,因摆了摆手道:“行了,今日就到这里吧——”

  谁知她话没说完,就见帘子被挑开,旋即见一个身量中等的娇俏妇人走了进来,进门先笑着道歉:“妾身来晚了,请老太太责罚。”

  她模样生的极艳丽,眉眼间波光流转,却是带着精明:“方才实在是丫鬟婆子们着急回禀事情,一时没走开,不想竟到了这个时候。当真是妾身的不是。”

  正是明国公的贵妾,方姨娘。

  她一面说一面行礼,秦老夫人的脸上却不见怪罪,只让她起身,一面嗔怪道:“你也知自己来晚了,行了,入座吧。”

  那妇人却没直接入座,只是回身看向顾九笑道:“这就是咱们新婚的世子夫人吧,生的真标志,跟世子可是一双璧人呢。”

  她笑的爽朗,顾九只给了她一个娇羞的笑,垂眸遮掩了冷意。

  昨日是她跟秦峥大婚,方姨娘是妾,这样的场面,便是秦老夫人护着,她也只能站着。方姨娘心里不痛快,提前寻了借口走了,自然也没看到顾九的长相。

  前世里这位方姨娘瞧着温温柔柔的,后来可没少给她使绊子。

  见顾九不说话,秦老夫人睨了她一眼,一面温声开口道:“这是你方姨娘,你母亲身体不好,家里事情一向是她做主的。”

  闻言,顾九这才柔柔一笑,道:“方姨娘好。”

  只是却巍然不动,虽然唇角带笑,神情却是不卑不亢。

  方姨娘却是掩唇笑道:“难得老太太抬举我,妾身不过是帮着姐姐代为打理罢了,一个出苦力的而已,倒是世子夫人若是有什么需要吃的用的,只管让丫鬟婆子们找我便是。”

  秦老夫人笑着指了指她,道:“偏你嘴贫。”

  当着国公夫人的面儿这么捧着一个小妾,秦老夫人的态度可见一斑。

  顾九心中腹诽,这位国公夫人的病也不知有几成是被气出来的。

  她心里这么想着,倒是完全没打算再火上浇油,毕竟再怎么说,那位才是正经婆婆呢。

  哪怕今生她这个儿媳妇压根没打算当太久。

  因此当秦老夫人吩咐下人再端茶来,让顾九给方姨娘敬茶的时候,她便索性装起了糊涂,诧异的笑道:“原来国公府里的规矩是这样的,姨娘也要敬茶吗?”

  这话一出,方姨娘的脸色顿时有些讪讪,秦老夫人不满她这话,偏偏又不能说什么,只能含糊道:“你姨娘是长辈,今日来的晚了些,你方才不曾给她。”

  闻言,顾九恍然一笑,接口道:“原来不是敬茶,只是姨娘渴了呀。你们这些丫鬟,怎么这么没眼色,姨娘来了还愣着,给她倒茶啊。”

  这话一出,方姨娘脸上的笑容险些维持不住。老太太也有些气不顺,打量那顾九一脸无辜,倒也不像是故意的。

  这丫头难道是个傻的,只记得规矩,竟连人情世故都不通的?

  然而顾九占理,她又说不得,索性沉声道:“给姨娘倒茶。”

  方姨娘暗恨,她今日晚到本是想让这个新夫人看看自己的地位,谁知末了竟给自己闹了个没脸。

  好在没脸的不止她一个,秦老夫人心情不大痛快,不过片刻便借着乏累让人散了,唯独留下了方姨娘:“你先别走,庄子里的帐目都送来了,你留下来核对一下。”

  众人闻言,便行礼告退了。

  经过方姨娘面前的时候,顾九清晰的看到了对方眼中的不满与憎恨。

  不过一个交锋,她就被人给恨上了。

  顾九心中冷笑,脚步微顿,转身走了出去。

  ……

  待出了荣春堂,顾九便被国公夫人林氏叫到了她的房中。

  名兰苑内与前世一样,飘着一股清苦药味儿,便是芙蓉香都遮盖不住。

  室内陈设不同于荣春堂的奢华,反倒是处处简朴,一应用具皆是半旧的。

  “别怕,坐吧。我这儿没那么多规矩,今日叫你过来,也只是同你交代几句话而已。”

  待得下人斟茶之后,林氏挥手让她们出去,房中便只留了她们二人。

  林氏取了个描金的紫檀木匣子,放在了桌案上,笑道:“好孩子,这些东西原本下聘就要送过去的,只是中间出了些差错。好在你如今也嫁了进来,今日母亲就将这些交给你了。”

  那匣子里是一整套的头面,虽不算是价值连城,但也千金难求了。

  顾九摆手推拒,因笑道:“多谢母亲,不过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再者我年轻,也压不住如此富贵的头面,还是您留着吧。”

  她既不打算长久的做这个儿媳妇,自然不能收这套头面。

  林氏却执意塞给了她,见她推拒,复又加了一句:“原本有些话,不该由我来说的——先前国公爷的事情,我知道多亏了顾家,这个情,我是记在心里的。”

  林氏不说,顾九倒是险些忘记了那一桩往事。

  顾家虽是皇商,可在这个重农轻商的朝代,顾家在京城的地位着实不高。

  而她顾九之所以能以商户女的身份嫁到明国公府,还是因着两桩缘由。

  其一便是去岁冬日,她不慎坠湖,经过的秦峥顺手拉了她一把,却在大庭广众下被她给抱了个结结实实。

  其二便是明国公秦钊被牵涉进了一桩贪墨案中,今上爱屋及乌,看在秦峥的面子上,只让他将贪墨的亏空填补上,另外罚俸三年官降一品。

  那一笔亏空不是小数目,约莫几十万,是顾家给补上的。

  第一件事让顾九跟秦峥的流言蜚语传遍京城,一个女儿家失了清白,除了嫁给他,便只能绞了头发做姑子。

  顾家疼女儿,又知她非君不嫁,正巧明国公府陷入困境,索性帮了一把,交换条件便是让秦峥娶顾九。

  明国公府对外瞧着光鲜亮丽,实则是一个早被蛀虫吃干净了的大树,顾家百万豪富嫁女,秦家心动不已,几乎是威逼利诱着,让秦峥娶了顾九。

  她心知肚明自己嫁过来的不光彩,不过是趁着明国公府有难,顾家又是豪富,这才得了空子,以百万嫁妆得了这个嫁过来的机会。

  所以嫁过来处处伏低做小,可后来被日日磋磨之中,她却是忘却了,顾家以百万豪富嫁女,却不是为了让她过来被欺辱的!

  如今林氏提起来,顾九神情一时有些恍惚,好一会儿才将那头面推了回去,摇头道:“母亲若是为了此事,那我就更不能收了。顾家做这些事情,原本也是心甘情愿的。我……也是心甘情愿的。”

  前世,她是心甘情愿的为秦峥付出。

  而今生,也是心甘情愿的离开对方。

  顾家同她,在意的从来都不是钱财。

  闻言,林氏却是叹了口气,道:“顾家有情,明国公府不能无义。母亲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今日叫你过来,也是想告诉你,只管跟峥儿过好日子便可,其他那些闲言碎语,莫要放在心上。”

  这话,林氏都有些难以启齿。府上当初既贪顾家的钱,那就该好好儿对人家的女儿。可嫁过来第二日,就闹这样一出,实在是叫人寒心。

  只是林氏在府上人微言轻,只能将自己这些年的忍字诀传给儿媳,盼望着她能过的好一些。

  毕竟……她这个儿子虽然性子冷了些,到底比他父亲强多了。

  顾九一愣,就明白了林氏的意思,因点头道:“多谢母亲好意。”

  说起来,她这位婆婆也是个苦命人,前世里在秦家,为数不多的善意便来自于林氏。

  可惜林氏死的早,她嫁进来不过半年,对方就香消玉殒了,其后那位方姨娘当家,她在后宅里面,更没得几分安稳。

  不过前世是她傻,妄自菲薄,才被人百般磋磨而不敢还嘴。

  今生,她们却是谁都休想再从自己这里讨的便宜!

  林氏见她垂眸,却是误解了她的意思,想了想,又道:“你也别怕,总归你嫁进来,天长日久的,总是人心换人心。峥儿他脾气不坏,只是情绪内敛,不大会跟人表达,你既嫁了进来,他也不会亏待了你,母亲只希望你二人能好好儿过日子。”

  这些话,前生顾九便听过一遍,也是这么做的。可到头来,除却搭上了自己的命,再无别的回报。

  顾九心中笑的凉,却也知道林氏一片好意,只弯了弯唇:“多谢母亲教导。”

  她无意跟林氏多说这些事情,略坐了一会儿,便起身告退了。

  只是临走之前,看了眼林氏压抑的咳嗽声,到底是忍不住添了一句话:“如今天寒,您也保重身体。”

  从名兰苑出来许久,那股清苦的药味儿都未散去,想起林氏的那些话,顾九叹了口气,才收敛了五味杂陈的情绪,回了归九院。

  当初为表求娶的真心,连带着这院名都是按着她出嫁前的名字改的。

  只可惜表面功夫做得好,皆因用的都是顾家的钱。

  顾九心中冷笑,回去的第一件事,便是叫了赵嬷嬷跟两个大丫鬟过来,嘱咐她们清点嫁妆,末了又问道:“我记得,陪嫁里面,有几处别庄是吧。”

  这些事情一向是她的奶娘赵嬷嬷在打理,得了对方的答复之后,顾九想了想,又道:“那就等嫁妆清点完毕了,除却日常所需所用之物,其他贵重用不到的,都归拢到别庄存放吧。”

  闻言,赵嬷嬷却是先愣了,问道:“姑娘怎么不存在小库房里?”

  纵然跟世子成婚,可除却新婚一月外,世子寻常时候却是住在松涛苑的。再者归九院内有小库房,嫁妆存在这里再合适不过。

  顾九只是一笑,散漫道:“国公府百年世家,较旁人更重规矩,顾家陪嫁都太招摇了些,用不到摆在这里也是招人诟病,倒不如先放在外面。”

  前世里她百般讨好明国公府,嫁妆不知被人巧取豪夺走多少,但今生她一则不打算让这些人占便宜,二不预备跟秦峥过日子,只待时候一到便和离。

  与其到时候扯皮,倒不如现在就将贵重的归置出去,也省的有心人惦记。

  大丫鬟白芷不知想到了什么,闻言却是跟着笑道:“小姐说的是,那奴婢就去帮着一起归置了。”

  顾九凉凉的看了她一眼,应了声,只是待得白芷出去了,却叫住了赵嬷嬷:“她的卖身契,母亲先前可给了我?”

  白芷白术都是家奴,卖身契也都在主母手里攥着,如今她出嫁,那卖身契也是跟着过来的。

  见赵嬷嬷点头应了,顾九想了想,道:“找出来吧,后日归宁,让她跟着过去。”

  前世里她心善,对这两个贴身的大丫鬟,直接将卖身契当着面儿撕了的。可惜她的好心养出来了个白眼狼,白芷面甜心苦,联合了外人坑害她。

  念及那些往事,顾九神情微冷。这是个不安分的,今生必然留不得,只是她是家奴,老子娘也都在府上,况且她自幼跟着自己,连她身上何处有痣都清清楚楚。这等背主的奴才,留是留不得的,但却需妥善处置,否则若是放出去,那就是一个祸害了!

  顾九心中盘算了一番,又想起一件事来,因叫住赵嬷嬷,道:“您先等等,还有一件事——自今日起,咱们的膳食所需暂且先在小厨房里,账目也无需报给上面,更不必去账房那边支银子。”

  赵嬷嬷微微一愣,斟酌道:“姑娘,这不妥吧?”

  小姐吃饭挑剔,吃穿用度都拿自己的也无妨,只是这样泾渭分明,怕是会让明国公府跟她生了隔阂。

  对此,顾九早有说辞:“今日我观察了一番,正经婆婆不管事,现下当家的是公公的贵妾方姨娘,那是老夫人的内侄女儿。夫君到底是婆婆亲儿子,怕是见不得咱们跟那方姨娘多打交道的。况且我也不是长久如此,先这般安排静观其变吧。”

  听得这话,赵嬷嬷顿时了然一笑,心中宽慰自家小姐周到,一面道:“既然如此,那就听您的吧。”

  她说到这儿,又感叹的笑道:“怪不得都说嫁了人便是大人了,姑娘如今出了阁,行事倒是越发有夫人的气度了。”

  闻言,顾九心中苦涩一笑,哪里是出嫁改变了自己,分明是她拿一世血泪换来的经验。

  不过她苦涩也只有一瞬,片刻便又笑道:“嬷嬷不要打趣我了。”

  上天待她不薄,得此机缘,这辈子她再不要烂在明国公府里赔上性命,早些远离过自己的日子才是正道。

  伤春悲秋,岂不是对不起这一份机缘?

  顾九想得开,眼见得赵嬷嬷去了,自己则是捏着眉心盘算。

  出嫁的时候,家里配备的丫鬟小厮并不多,内院里伺候的更是只有三位。一个管教嬷嬷赵嬷嬷,两个大丫鬟白芷白术。

  赵嬷嬷是她的奶娘,自幼照料,做事有分寸,思虑周全,最是妥帖的。两个大丫鬟里,白术不必说,至于白芷,等三朝回门的时候处置了,这院内便再无隐患。

  如今嫁妆妥帖搬出去,她自己孤家寡人一个,只消平安过了这一年,便可跟秦峥签了和离书,届时天高海阔,也算是全了自己上辈子的遗憾。

  ……

  接下来的两日,顾九过的倒是比想象中的轻松。

  大抵是那夜约法三章的缘故,秦峥这两日都没有回来;婆婆是个病秧子,一月只需初一十五过去请个安便可;至于那老太太,到底是年纪大了,比她婆婆还要佛,一月只初一那日过去晨昏定省便算是打发了差事。

  因她才嫁过来,府上的魑魅魍魉们都还穿着戏服,未曾对她露出真面目来。

  顾九难得睡了两夜的安稳觉,只是每次醒来,都有一种不真实感。

  三天了,到现在她都觉得这像是一场随时可以醒来的梦境。

  好在,至少到现下,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回门这一日,天还未亮,顾九便被赵嬷嬷喊醒,轻声在门口回禀:“姑娘,时候不早了,该起床了。”

  她的声音将顾九的神智拉了回来,顾九拥被坐在床上,好一会儿才应了一声:“嬷嬷进来吧。”

  现下才是初春时节,房中地龙未熄,但外面料峭的寒风却随着开门的瞬间灌入,也让顾九瞬间清醒。

  丫鬟们随着赵嬷嬷一同进门来,伺候她梳妆打扮。

  今日回门,白术特意挑了一套大红的衣裙,配着同色的褙子,显得既富贵又喜庆。

  她皮肤白,被红色一衬,越发显得肤如凝脂,再以那宝石头面搭配,端的是一副艳丽逼人的模样。

  秦峥进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铜镜内的美人。

  他脚步微顿,继而问道:“可收拾好了?”

  今日回门,他的时间倒是掐算的恰到好处。

  室内一众下人纷纷行礼,秦峥随意点头应了,自顾坐到了外间的桌案上,自己随手斟了一盏茶。

  顾九自铜镜内看到他的做派,手指微蜷,继而又松开,将耳环佩戴好,方才出门道:“劳烦世子爷久等,妾身已经妥当了。”

  不同于下人眼中的喜悦,她的神情倒是淡然的很。

  “走吧。”

  说完这话,他当先起身走了出去。

  直到上了马车,顾九才反应过来,被秦峥这么一打岔,她竟然连早饭都忘记吃了。

  好在这次是回门,到了自己家里,总不至于饿着。

  她才这么想着,就见秦峥从小桌案下面拿出一个竹盒来,递给了她:“吃么?”

  竹盒上贴着六锦记的标识,内中盛着她最爱的桃花酥。

  她自幼嗜甜如命,却又格外挑剔,点心非六锦记不吃,衣服非霓裳阁不穿。

  人人都说她是娇气包,可那被顾家捧出来的千金娇小姐,最后却吃尽了人间的苦处而死。

  秦峥没成想原本还好好儿的小姑娘,突然就红了眼眶落了泪,一时倒有些语塞:“你……”

  顾九这才回过神儿,眼前男人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且富有磁性,她却只觉心头抽搐般的疼。

  她咬了咬唇,将那竹盒推了回去,道:“多谢世子爷,妾身不饿,您吃吧。”

  分明都饿的舔嘴唇咽口水了,若非方才她这些举动,秦峥也不至于将点心拿出来。

  不过此时听得她这么说,他便也只是点头道:“好。”

 

免费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