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婚暖爱夫人别跑了

强婚暖爱夫人别跑了

作者空气中氧气

总裁完本2020-06-29

在线免费阅读

强婚暖爱夫人别跑了小说完整版无删减,男女主角分别叫卓连城宁如初的小说是,强婚暖爱夫人别跑了结局怎么样,卓连城宁如初在一起了吗,猪猪阅读网为您带来空气中氧气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强婚暖爱夫人别跑了》,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卓连城宁如初,主要讲述的是为了救下重病的父亲,宁如初求上了商界大佬卓连城的门,卓连城却冷酷地给了她一脚,让人赶她出去,一气之下宁如初对着他破口大骂,谁知大佬的口味不一般,居然对她产生兴趣了....

免费阅读

  宁如初一脸纠结,此时她也是慌张无措的。

  “还愣着干什么,让你拿药没听到吗?!”见宁如初像个傻子似的站着,卓连城怒吼出声。

  被他一吼,宁如初才反应过来,立即跑到柜子前,匆忙拉开第三个抽屉,果然见到一大堆的药瓶。

  她急急忙忙的问:“哪一个才是你要吃的药啊?”

  “我都要,都给我!”

  啊?宁如初傻了一下。都给他?他没搞错吗?可此刻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所以她胡乱抓了几瓶药,又飞奔回他身边。

  卓连城拧开药瓶,倒出药就往嘴里灌。

  一旁的宁如初连忙说:“别吃那么急,小心噎到!我去给你倒杯水!”

  她匆匆倒了水过来递给卓连城,而卓连城早就将药都吃光了,可也没有拒绝宁如初,乖乖的接过水杯,仰头一饮而尽。

  吃过药后的卓连城逐渐好转,疼痛感缓缓消失,紧皱的眉头也松开了。

  “你好点没?”一直守在旁边的宁如初问。

  卓连城睁开眼反问:“你怎么还在这儿?”

  宁如初有些气急,这人真没良心。不过看在他不舒服的份儿上,她不和他一般见识。

  “我看你很难受,害怕你再出什么事,所以就没走。”

  “我现在没事了,所以你可以滚了。”卓连城冷漠的撇开脸,毫无感情的吐出这句话。

  男人半靠在床上,黑到发亮的发丝被汗水湿透搭在太阳穴附近,脸上的皮肤白的像是吸血鬼,宁如初见他还有力气让自己滚,才确定这心理变 态是真的没事了,所以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

  回到自己房间,宁如初瘫软在大床上,真的累坏了。

  卓连城那家伙刚刚到底怎么了?他一定有什么疾病吧?莫非是什么家族遗传病?

  不过管他呢,她还是好好睡一觉吧。

  在自己房间的卓连城等自己恢复了些许力气,才下床走进浴室冲洗身体。

  花洒里的水冲在头顶,他紧紧的闭着赤红的双目,思维却十分活跃。他的病似乎越来越严重了,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反正从小到大,他是死是活都没有人关心不是吗?

  “砰——”卓连城狠狠的砸了手里的毛巾。

  宁如初打从进入天府别墅的那一天起,就没忘记自己的职责,她是来给卓家当保姆的。

  而保姆应该干些什么,她大致了解。所以即使来到这里两天,还没有人使唤她去做什么事,她也不能装聋作哑真的什么都不干了。

  周叔正在厨房和吴妈商量着早餐的事,瞧见宁如初下来,笑眯眯的打招呼:“宁小姐,早上好。”

  “早啊周叔,以后喊我名字吧,总是喊我宁小姐,好像怪怪的。”宁如初挠挠头发,有些不好意思,不得不说,周叔的教养真好。

  “也好。”周叔从善如流:“如初啊,今天厨房熬了粥,你过来尝一尝。”

  宁如初倒是反问:“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没有什么需要如初你帮忙的地方,你只需要伺候好少爷就行了。”

  宁如初还没来得及说话,卓连城冷冰冰的声音就传了过来:“谁说她不需要帮忙的?”

  “少爷。”周叔和吴妈一同恭敬的叫道。

  宁如初偷偷打量卓连城,见他的脸色依旧很苍白,还带着一丝疲惫,身上本就缠绕着的阴郁似乎更加严重了。

  “吃过饭,你把这幢楼的所有房间打扫干净。”卓连城冷淡的吩咐完,扭头就走,临走之前还扔下一句话:“我不喝粥。”

  阴阳怪气的,宁如初心想。

  他一句‘我不喝粥’,让厨房重新忙起来。吴妈又生怕耽误他上班的时间,所以赶忙温了一杯牛奶让宁如初送过去。

  宁如初依言去送,结果却遭到百般挑剔,但她都一一忍了,好说歹说的才劝卓连城把牛奶喝下去。

  说真的,哄人喝牛奶这件事,她从小到大都没做过,倒是产生了一种很神奇的怪异感——卓连城怎么有时候像个小孩子似的?

  昨晚一发病,整个人转性了?

  喝完牛奶的卓连城擦了擦嘴角,起身后又居高临下的盯着宁如初看。

  宁如初被他看的发毛,这男人有毛病吧?!怎么老是动不动就盯着她看呢?

  过了一会儿,卓连城才开口,语气很缓慢:“你吃过饭了吗?”

  “啊?”宁如初傻了,这句看似关心的话,会是他问出来的?不知怎的,她有些受宠若惊啊。

  “我,我还没吃呢。”宁如初略微有些激动的搓搓手。

  “嗯。”卓连城点点头,冷笑一声:“那你就别吃了,现在立刻马上去楼上打扫房间!”

  啊?这剧情反转的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看着男人挺拔的背影消失不见,宁如初才泄气的耷拉下肩膀,唉,心理变 态就是心理变 态,她怎么能期望他会转性呢?

  倒是周叔在一旁安慰道:“我倒是觉得今天的少爷,心情挺好的。”

  还心情挺好的?宁如初震惊了,反问:“您确定他这样是心情好?”

  “确定。”周叔很肯定的说:“如果我家少爷心情不好,怎么可能只让如初你不吃一顿早饭呢?应该是让你三天不吃饭都有可能啊。”

  宁如初嘴角抽抽,照这么说,她还得感谢卓连城今天心情好了?否则就可能三天不能吃饭,而不是一顿不能吃了。

  唉,命运让她摊上这么一个变 态,她还能怎么办,只能认命啊。

  认命的宁如初拿起抹布和扫把,上楼打扫卫生了。这幢别墅太大太大了,收拾一上午才收拾完三分之一,她简直欲哭无泪。

  还好周叔手中权力大,偷偷和她说:“宁小姐,您别干了,快下楼吃午饭吧。”

  “可是我活还没有干完。”宁如初胆小了,活没干完能吃饭吗?

  “你放心,有周叔在,听周叔的。”

  于是宁如初如蒙大赦,丢下抹布和扫把就往楼下餐厅跑!别说,天府别墅的饭菜就是香,而且食物还挺丰富的。

  宁如初一边吃一边想,妈妈和弟弟在家里应该又吃面条了吧,而她却在这里吃好吃的,想想突然就难以下咽了。

  周叔发觉她的情绪,立即问:“怎么了如初,是不是饭菜不合胃口?”

  “没有没有,饭菜很香很好吃,吴妈的手艺好极了!”宁如初连忙解释,“是我自己的问题,我想妈妈和弟弟了。”

  “我们如初真是个孝顺的孩子啊。”周叔捧着饭碗感叹。“不过你首先得照顾好自己,才能照顾好你妈妈和弟弟,要是你的身体都垮了,他们该怎么办呢?”

  不得不说,周叔真会安慰人,原本没有胃口的宁如初,这下子开始拼命扒饭!是的,首先她要有个好身体,才能照顾好妈妈和弟弟,才能给他们创造一个好的未来。

  午饭过后,周叔告诉宁如初:“你可以先去休息一会儿,剩下的房间我找佣人打扫,你只负责把少爷的卧室、书房打扫干净就可以了。”

  “谢谢周叔!谢谢周叔!”宁如初激动的连连道谢,她这是遇上好人了。

  回到卧室的宁如初,果真躺在床上睡了半个小时,醒来后抓紧时间开始画画。

  每天都要画画,是她从很久以前就给自己定下的规矩。

  徐悲鸿都说了,素描是画画的基础,也是基本功,基本功不能丢,也不能废。

  这一画就忘了时间,等宁如初放下手中的铅笔看向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时,整个人都快疯了!

  “天啊,卓连城要是知道我还没有打扫他的房间,还不得杀了我!”她惊叫出声,如同被火烧了一样往外跑。

  打扫卧室的时候,宁如初不禁碎碎念:“再有钱也不能住这么大的房间啊,打扫起来多不方便啊……”

  当然,如果这话被卓连城听到,他肯定冷笑着说出一句:“反正又不用我打扫。”

  所以说喽,有钱就是好,她也想有钱!宁如初一边拼命打扫,一边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她要成为有钱人!成为富一代!

  再说了,卓连城昨天晚上十一点才回来,今天绝对不会回来这么早的,留给她打扫的时间绝对够!

  这样一想的宁如初,心里放松了,手上的活儿也慢了下来,还能哼个歌儿。

  陷入自己幻想里的宁如初压根没发现书房门口站了人,卓连城双手抱胸死死盯着那个正在擦拭书柜的小女人看,目光幽深难懂。

  他看到她因为个子低而够不到柜子上面,所以搬了一把椅子踩上去。

  “你是猪吗?”卓连城蓦然出声。

  “啊!”宁如初吓的浑身一激灵。“你怎么突然出声啊,会吓死人的知不知道?”

  因为被吓到,所以宁如初有些冒火。

  卓连城的表情立即阴狠起来:“你居然敢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不想活了吗?”

  宁如初深呼吸几口气,劝自己平复情绪,要淡定,要淡定,之后才努力回应:“不是的,我刚才只是被吓到了而已。”

  “哼。”卓连城只觉得刚刚自己心底的那一丝好心情荡然无存,他重新变的乖戾起来,“早上让你打扫房间,你到现在都没有打扫完吗?”宁如初很是心虚:“我也不是故意的,实在是因为房间太多了……我不是找理由,是真的想把每个房间都打扫的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所以动作才慢了点儿。”

  末了,她说了四个字:“你别介意。”

  也不知为什么,这四个字竟然奇异的让他心情又好起来。

  只是卓连城高兴还是不高兴,普通人全然看不出来,这时的宁如初也是,可是直到后来没人比她更了解他。

  “你接着打扫。”说完,卓连城就径直走到了书桌后,拿起桌上的文件看了起来。

  啊?他不出去啊?宁如初拿着抹布想。算了,他不出去就不出去吧,反正这是人家的书房,她也没权利要求他出去。

  于是宁如初接着擦拭书柜,而卓连城坐在不远处看书,擦拭的时候她的动作很轻,生怕影响到卓连城,如果再惹得他不高兴,自己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过了一会儿,卓连城忽然开口道:“我渴了。”

  宁如初知道这是想使唤自己呢,所以问:“您想喝点儿什么?”

  “随便。”

  唉,其实她从小到大最怕别人回答随便两个字。问对方想吃点儿什么,对方回答随便。问别人想喝点儿什么,对方回答随便,问对方想去哪儿玩,对方回答随便……简直不要太随便好吗!

  “那么,给您来一杯咖啡?”宁如初想着,这些有钱人不都是从小喝咖啡长大的嘛。

  “我不爱喝咖啡。”谁知道卓连城眉头一皱,一脸嫌弃。

  呃,宁如初很奇怪:“像你们这种有钱人,怎么会不爱喝咖啡呢?”

  卓连城抬头看她:“谁跟你说有钱人就一定爱喝咖啡的?”

  “电视上演的啊。”宁如初理所当然的说。

  “本少爷偏不爱,你去倒杯牛奶过来!”卓连城吩咐道。

  “哦,好的,请稍等。”宁如初扔下手中的抹布跑走了。

  来到厨房,她偷偷问周叔:“周叔,卓先生不喜欢喝咖啡啊?”

  “是啊,我家少爷不喜欢苦味儿。”

  谢天谢地,宁如初总算知道了卓连城的一个喜好。

  “如初啊,多加点儿糖。”见宁如初没放糖,周叔连忙提醒。

  “多加糖?”宁如初以为卓连城不爱吃苦的东西,但也没想到他很爱很爱吃甜的。

  “对啊,我家少爷虽然别的地方都喜怒无常,但他爱吃甜食,是自小就有的习惯。”周叔笑眯眯的说道。

  宁如初往牛奶里加糖的时候产生一种很奇异的违和感,想想看,那样一个冰冷无情的男人,居然爱吃甜哒……好不搭啊。

  端着牛奶回到书房,宁如初说:“卓先生,您要的牛奶。”

  卓连城半响才动手,轻轻抿了一口如同喝毒药一般,但入口之后眉毛却一挑,抬眼看向身边的小女人。

  宁如初也在盯着他看,见他看向自己,连忙露出一个笑来。

  哼,傻呆呆的!卓连城收回目光。

  宁如初很快收拾完书房,准备离去,可惜又被卓连城叫住了。

  “你去哪儿?”

  宁如初回头去瞧,对上男人狭长的双眸,愣愣的回答:“我下楼啊。”

  “我都没下楼你居然敢下楼?”卓连城气呼呼的反问。

  天呐,宁如初心想她面前到底坐着一个什么样的蛇精病啊。

  “那您的意思是……我得在这儿陪着您?”

  “在一旁候着去!”卓连城没好气的说完,端起那杯牛奶仰头一口气喝完。

  宁如初撇撇嘴,乖乖的站在他身后,盯着他的后脑勺发呆。

  卓连城这一看文件就看了一个多小时,期间周叔来喊了两次他都没吭声。

  可苦了站在后方的宁如初了!她本来就是个闲不住的人,为人也有些许的没耐性,让她百无聊赖的站着实在煎熬。

  在听到身后N+1次的叹息后,卓连城忍不住了。

  “你很烦躁吗?”他冷声问。

  宁如初赶忙说:“也不是烦躁,就是有点儿饿了。”

  这女人脑子有问题吧?卓连城眯了眯眼,是不是这两天他对她太好了,所以才让她不那么怕自己了?

  “卓先生,您不饿吗?”宁如初不等他说话就问。

  卓连城有些气恼,可是不知为什么,竟然不知道如何回应她跳跃的思维。

  “听说今天的晚餐很丰富,您确定不要尝一下吗?”

  算了!卓连城猛地起身往门外走。

  看着男人挺阔的背影,宁如初有点儿欣慰,总算能吃上饭了。

  跟在卓连城身后往楼下走的过程中,她开始总结经验。她似乎有点儿摸到卓连城这人的脾气了,有点儿傲娇、有点儿喜怒无常,只要顺着他,大致上错不了。

  还好吃晚饭的时候,卓连城没再出什么幺蛾子,甚至连和她说句话都没有。

  他大少爷吃完饭,甩手就上了楼,临走之前总算说话了,却还是吩咐宁如初做事。

  “你把花园的花修剪一下。”

  宁如初忍不住在他身后扮鬼脸,殊不知这个鬼脸刚好反射到前方的镜子里,被卓连城看个正着。

  奇异的是,卓连城居然什么都没说,就这样默默的上了楼。

  虽然卓连城让她把花园里的花修剪一下,可没说不让她先吃晚饭,所以宁如初才不管别的,他人刚上楼,她就跑进厨房找吃的。

  吃饱喝足之后才去工具房领了大剪刀去花园剪花。

  现在是盛夏,是许多鲜花盛开的季节,花园里开满了一串红、百日草、半枝莲、凤仙花、紫茉莉……

  身为女孩子,没有不喜欢花的,宁如初也不例外。只是她非园林专业出生,没有这方面的专业知识,所以并不知道该怎么修剪花朵,生怕一剪子下去,花就玩完了,那岂不是可惜?

  沿着花园转了一圈儿,闻着微风中漂亮的花香,宁如初决定这些花长的都挺好的,根本不需要修剪。再说了,她压根不相信卓连城懂得园艺,她有没有剪花,他一定看不出来。

  抱着这个想法,宁如初又匆匆跑上楼,回到自己房间拿了素描本出来,搬了一把椅子放在花园内,四处瞄了一圈之后,选中了一丛紫娇花。

  虽然是晚上,可并不影响视线。不得不承认别墅里的灯光简直太明亮,将整个花园照耀的清晰无比。

  宁如初观察了一会儿紫娇花,拿起铅笔在白纸上沙沙的画起来。

  先构图、再勾勒细节,然后打线条,对比出阴影交界处,一朵朵漂亮的小花在白纸上初现雏形。

  她只顾着画画,连身后什么时候站了个人都不知道。

  卓连城的卧室阳台刚好对着后花园,他站台阳台上喝酒的时候一低头,就瞧见原本应该修剪花草的宁如初,居然正低头在本子上画着什么。

  出于好奇,他从楼上下来,静悄悄的来到她身后。没想到这一看,竟令他有些惊讶。

  即使他再不懂画,也看得出宁如初画的不错。不仅不错,甚至可以说是好极了!

  记得她刚挑起他兴趣的时候,让李明调查过她。他记得她是S大美术系的学生,自入学后每回考试都是第一名,还得了好几次奖学金。似乎有一幅画还在国际上得了个小奖。

  这样一看,她在画画上果然是有天分的。

  宁如初画画速度很快,毕竟画几朵花啊树啊的,都是从小就具备的基本功。

  大约半个小时左右,她吹了吹纸张,满意的举起画作欣赏起来。一边欣赏还一边自言自语:“我果然是个天才啊……”

  立在她身后的卓连城,嘴角抽动了一下。他智商高达两百多都从不说自己是天才好吗!会画个破画看把她得意的!

  不知天高地厚,不知道谦虚为何物!

  欣赏完毕后,宁如初站起来转身,猛然对上冷冰冰的男人,把她吓得差点没跳起来!

  “啊——”

  “闭嘴!”卓连城冷声命令。

  宁如初拍着胸口跳脚:“大晚上的吓死人了!天啊天啊,刚刚真的快被吓死了,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胆小鬼。”卓连城皱起眉,语气带着不满:“不是让你修剪花草吗?你居然有闲情逸致画画?”

  宁如初说:“后花园的花草都花的好美,我觉得根本不用修剪啊。”

  “我不要你觉得!”

  “那你觉得。”

  卓连城:“……”

  他深吸一口气,忽然发出了新的命令:“明天早上,就由你开车送我去公司上班,晚上再接我下班。”

  总得给她找点儿事干,否则还叫什么女佣?否则还怎么打垮她身上的傲气?

  他把她关在这里的初衷,不就是为了看她臣服于自己吗?

  “我不会开车。”

  卓连城一副你开什么国际玩笑的表情。

  “我发誓,我真的不会开车。”宁如初举起手指头说。

  什么时代了,这女人居然不会开车!卓连城有些气恼,觉得自己真是找了个废物当女佣。

  这么想着,他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宁如初一听就变了脸色。她从小到大就骄傲,骄傲来自于自己的天分和努力,从没有人骂过自己废物,卓连城凭什么?

  一股被羞辱的愤慨从心发出,令她脸色涨的通红,想要和他撕破脸对骂,又担心殃及自己的家人。这股交缠的情绪令她全身微微颤抖。


免费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