恣意热恋

恣意热恋

作者陵渡

言情连载中2020-06-29

在线免费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叫闻栖鹤时萤的小说是,恣意热恋小说作者是陵渡,闻栖鹤时萤在一起了吗,恣意热恋小说结局怎么样,猪猪阅读网为您提供陵渡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恣意热恋》,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闻栖鹤时萤,主要讲述的是圈内最近都在流传一则消息,那闻家鲜少露面的二少闻栖鹤回国了,友人试探性的文时萤:“看上去还不错的样子,要不要下手试试看?”时萤笑笑不当回事,可后来她被闻栖鹤堵在墙角:“怎么,亲了我还想逃?门儿都没有...”

免费阅读

  南市。

  时萤将盖着的毛毯叠了几下,搭在座椅把手,微信和闺蜜说了已落地后,单指勾出衣兜的墨镜,挡住因三十几个小时没睡而显得困顿的眼睛。

  四五点钟,天际刚露出鱼肚白,而机场内已经人来人往,喧闹不止,时萤推着个行李箱往出口去,偶尔轻微活动着脖颈,轻啧了声,“出国的差事简直要命。”

  作为一个认床且住酒店得检查十几次门锁窗户,在飞机上再困都睡不着的人,时萤真怕自己哪天出差路上猝死。

  【智能家居,相约际岸】

  前面的明亮大屏中,简短的广告片中,宣传语跳出,而后一行标注际岸酒店和展会时间的小字浮现在宣传语下面。

  “时不时在机场看到自己策划的广告,有点骄傲啊。”时萤停在原地,把两分钟不到的广告又欣赏了一次,抬手往上扶了扶造型略有浮夸的墨镜后,踩着高跟鞋顺着人流往外走,但刚一抬眼,整个人呆住了。

  穿着黑色衬衫的青年隔着茫茫的人海出了机场大门,高挑瘦削,侧脸望上去苍白而冷峻,斯文中给人一种雪山似的疏离。

  时萤眼睛一红,丢下行李箱,不管不顾的追了上去,可一到门口,眼前只有乌泱泱的人流和停满了车的停车场,刚刚差点跳出来的心脏,倏然被揪紧,时萤怔怔的在人群里搜寻,压着声音,无措抽噎,“……小哥哥。”

  有苦涩自唇角蔓延开,一抬手,滴的泪沾在了指尖上,洇的心脏极冷。

  时萤顾不上周围人的打量和议论,捂着嘴,脱力似的倚在门上,脑海里不停的回忆着前一刻的情景,半晌,讥嘲一笑,言语落寞,“小哥哥,再犯病,你已经比记忆中成熟了。”

  “但拉钩上吊骗人的吗?你真死了,都不入梦吗?”

  那件事后,时萤“病”了两年,当然,她不认为自己生病,但奶奶和医生说辞一致,时萤无奈应下,第三年,医生证明,时萤病好了。

  仔细一算,从生病到现在,已经十年了,自己居然有一件事整整坚持了十年,“生病”。

  幸而时萤自言自语的一会儿,行李箱依旧停在原位,推着行李箱浑浑噩噩的出了机场,再打车回到公寓,刚洗完澡,湿着头发就倒在床上睡了过去。

  墙面上的时钟在滴答滴答,时针自六点到六点,一圈结束,有着双层窗帘的阻拦,刺眼的阳光不曾投落一丁半点到床上沉睡的人身上。

  “在那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蓝精灵,他们——”

  虽然歌词活泼欢快,但清唱的嗓音清润且无奈,响在房间里,两种矛盾的风格居然意外的和谐,时萤眯着眼,哼哼的在床上胡乱摸着,直到第三圈,摸到手机,习惯性的开口,“上午好。”

  “上午?时哥,下午六点了,咱们不约着做完SPA去MOJO喝酒吗?”

  “啊?”时萤纡尊降贵的看了眼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和时间,扭头将脸埋到了枕头里,“SPA不去了,在家充电补命,九点MOJO见,晚上我请客。”

  刚说完,就听到了对面三四个人的谢谢爸爸,谢谢时哥,时萤懒懒的应了几句,而后又听到了猫的字眼,但模模糊糊的听不清,手机一扣,拉上被子继续睡觉。

  睡——

  睡不着。

  “啊,睡眠压根补不回来。”时萤烦躁的掀开蚕丝被,几缕棕色的卷发散在侧脸,衬得面色莹白,抿唇咕哝着骂自己,“醒一次就睡不着,金贵死了。”

  咕哝完,时萤趿着拖鞋下床,拎着袋猫粮就往碗里倒,倒了一半,看着空空的猫窝,手僵在半空,盯了半天,若无其事的放下猫粮,去衣帽间了。

  【木木姐:情况如何?】

  衣帽间靠窗的位置,时萤坐在镜子前,慢条斯理的上妆,目光从薄薄的眼皮下瞥扫在手机屏幕上,读完内容后,不由哑然,“木木姐,你可爱的病人,估计犯病了。”

  【木木姐:比预计的时间晚,下周六见,有你喜欢吃的黑森林。】

  “OK。”

  时萤看了一会微信框,叹了口气,其实出国第二天,在酒店就有预兆了,但机场上的失控明显脱离预计情况,而且,刹那间的真实,居然让她平生了几分荒唐的希望。

  晚上的JOMO座位几乎全满,室内炫彩的灯光轮番变换,混着旖旎醇浓的酒香,在糜丽的环境中,酥酥麻麻的勾出心中无法宣说的情愫。

  时萤微笑拒绝了一位男士的搭讪,熟门熟路的寻到朋友们的卡座,暗红的圆桌上,置着刚点的两瓶马爹利蓝带,已经到的几位正勾肩搭背的说笑。

  “时哥,刚问了吧台,有需求的话,客人可以自己调酒,我们——”

  “叫个爸爸。”时萤将菱形包扔在软座里,捞了个抱枕垫在后面,一坐下就翘上二郎腿,工装裤的斜链泠泠作响,明艳的五官,在灯光下,很有侵略美,“叫一个,一杯酒,品类任点。”

  时萤大学时学了调酒,刚开始经常拉着人品酒,品到喝酒喝到饱,让人害怕,但练出来后,反而回回被人拉着调酒,供不应求的情况,让时·黑心商家·萤坐地起价。

  “时爸爸!”

  “时爸爸!”

  “萤爸爸!”

  “时哥,我一直纳闷,人家软妹说叠词,一串的睡觉觉,吃饭饭,咋一到你嘴里,就叫爸爸,瞎BB了。”问话的何蓝性子直接,抬手拎着酒瓶挨个杯子倒,“你前凸后翘的,可开口糙的让人跪啊。”

  “你都说了,前凸后翘。”时萤摸了把自己光滑水润的脸蛋,妩媚一笑,隔空给何蓝一个飞吻,“再软点,你们不得内部消化吗?”

  何蓝:“……闭嘴!”

  时萤:“刚叫爸爸,你就不孝了。”

  一轮爸爸下来,时萤占完便宜,拿着手机去了一楼吧台,依照‘酒单’调酒,简单的调了几杯后让侍者帮忙端上桌,正好碰见刚到的曲清昼。

  时萤轻挑的吹个口哨,端着杯亚历山大酒,绅士的半弯腰,“美丽的女士,请给我一个和你共饮的机会。”

  两个人高中三年室友,大学四年校友,上大学时,甚至闲的在聊天软件上养出638天的火花和轮船,虽然在座的都高中就认识的,但相比曲清昼,依旧差点。

  曲清昼刚上扬的唇角一压,直觉时萤情绪不对,但又了解闺蜜的性格,默不作声的拿上酒杯,“喝几杯?奉陪。”

  闻言,时萤微楞,而后胳膊一伸,勾着曲清昼的肩膀就将人带去了座位,笑的明艳爽利,“你一杯倒的酒量,能奉陪几杯?”

  “晚上去你家,把猫儿子带回去。”

  曲清昼不言语,你喝醉后心里有没有猫儿子,心里没点数?

  “你们昨天去的鬼屋刺激吗?”时萤给了曲清昼一个抱枕,偏头问何蓝几人,“有哪个脱单了?”

  昨天,何蓝亲自攒了个局,拉了关系不错的朋友,组队玩刚开的一幢古堡鬼屋联谊,除了出国的时萤,临时加班的曲清昼,在座剩下的去全了。

  “脱个头啊。”坐在何蓝右侧的朋友,一锤子爆料,“蓝蓝在鬼屋里大杀特杀,吓的工作人员鬼哭狼嚎的,有蓝蓝在,我们看得上其他人?”

  何蓝气恼的瞪着时萤和曲清昼,恨铁不成钢,“花了整整半个月预约上的!唯独你俩二十几年的母胎solo,到日子了,一个两个的鸽,白瞎了苦心!”

  “独身主义不怕,但你俩光理论不应用,往后让人骗了呢?”

  时萤轻嗤了声,自顾自的倒了第二杯,“你当爸爸和徐冰一样?”

  正讲鬼屋见闻的众人听到徐冰两个字,登时噤声,不约而同的瞟向何蓝,何蓝一噎,一口干了杯里的酒,拿着空杯气咻咻的瞪着时萤,“小萤子,干不干?谁醉谁小狗!”

  时萤支着下颌,懒懒的敬了杯酒,“你先汪一句吧?一旦喝醉睡着了不得耍赖?”

  “呸!你飘的太高,要认清现实了!”

  见何蓝一副自信的模样,时萤耸肩,一口饮尽杯中的酒,几个朋友陪着喝了几杯,坚持不住了,跑下楼去跳舞,半个小时上来,登时被圆桌上七倒八歪的酒瓶子吓了一跳,再看,何蓝果然醉的睡着了。

  ——段位差的太大。

  “时哥,你俩喝了整四瓶?”

  “里面估计就一瓶,蓝蓝喝的。”曲清昼收拾了下桌上的酒瓶子,伸出一根食指在时萤眼前比划,“几?”

  时萤单手握住在眼前晃的食指,眸色水润,眼尾酡红的假亲了下曲清昼,挑唇笑着,“宝贝儿,你低估人啊。”

  “蓝蓝因着徐冰就算了,时哥有事?”

  “唔,出国待了三天,让当地浪漫大胆的风格闪瞎了眼。”时萤软着身子窝在椅子里,莹白的手臂盖住眼睛,挡住绚烂的灯光,嗓音轻哑,“单身太久了吧。”

  其中一个朋友拿出手机举到时萤面前,划拉着几张偷拍的照片,调笑着,“我哥说闻家的老二回来了,姐妹儿,想收吗?”

  “我家和闻家世交,时哥看中的话,我当红娘。”

  “孤家寡人,可配不上世家。”

  刚说完,时萤微眯了着眼睛,瞄了眼朋友来回划拉的照片,拍的模模糊糊,光有个瘦削的背影和苍白的手腕,脑海里倏然涌上些不快的回忆,仰头饮完酒杯里的酒,语气恣意,“收个屁。”

  “时哥,你醉了。”

  几年的交情,知根知底,时萤平时说放屁,会说括约肌出气,但一喝醉,直白白的屁字就出来了,而且会无差别嫌弃,据曲清昼说,得益于高中时期的反霸凌。

  朋友说完,摇了摇头,时家往上一数,书香世家,有什么配不上的,而且,她愤愤的低头,死命戳着图,渣哥,拍的啥鬼东西,背面高清,侧脸模糊。

  喝了有半晌,时萤懒倚在靠垫上,笑的甜中带涩,声音压的又轻又低,“想收、小哥哥。”

  半夜的酒吧,正嘈杂,只有邻座的曲清昼和欲当红娘的朋友听了正着,朋友心惊,哪家小哥哥让时哥酒后吐真言?!眼睛一亮,借着碰酒杯,问了上去,“时哥,你说的——”

  曲清昼一把捂住朋友的嘴,脸色沉的不像话,比了嘘,“碰到事了,心情差。”

  一个表情一句话,朋友咂摸出了味儿,担忧的看了眼已经醉醺醺的时萤,晃着手机,“咱们回?”

  “行。”

  几个人除了曲清昼,一个个的都不同程度的喝醉了,曲清昼扶着时萤,剩下三个同何蓝互相搀扶,时萤醉归醉,但睡不着,拉着曲清昼的胳膊,沿着路不辨方向的往前。

  时萤在拐弯的位置,一不留心被绊了下,刚靠住曲清昼,就听见个清亮的声音,“曲学姐?”听声音,年纪很年轻,而且有点紧张,喜欢清昼?

  眼前的世界时时刻刻在摇晃,正说话的男生,声音被听觉系统阻挡了,五官被蒙了层柔纱,时萤真看不出在学校里认识不认识眼前的男生。

  目光一偏,瞥到了穿黑西裤的两条大长腿,再往上,时萤看见他单指将烟蒂压灭在烟缸里,拿着湿巾慢慢的擦指节,擦完后,又将湿巾有规律的叠了叠,压在烟缸下。

  一串动作,简单而平常,偏偏优雅的引人注目。

  依旧摇晃模糊,甚至看不清模样,但时萤看着看着,估计酒二度上头,一下子红了眼睛,心脏揪的让人想哭,委屈喃喃,“小哥哥,你叠法让人剽窃了啊。”


免费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