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别两宽无我也欢

一别两宽无我也欢

作者翟浩卢思影

言情连载中2020-06-29

在线免费阅读

一别两宽无我也欢,翟浩卢思影小说,一别两宽无我也欢全文免费阅读,翟浩卢思影小说全文章节,《一别两宽无我也欢》小说,是作者精心创作的一本主角名之间情爱纠葛的小说,文章雅致、文风华丽,猪猪阅读网为你带来小说内容节选:卢思影和翟浩结婚九年,但卢思影发现,这个她爱了九年的男人,却行为异常…

免费阅读

  “思影,下午帮我请个假。”工作日下午,舒茜提起包对我说。

  她今天的气色很不错,一头大波浪卷发披散开来,身上是一条黑色的紧身包臀裙,丰满的身材一览无遗。

  最近她请假的次数很频繁,我之前并没有多问,还为她交到了新男友而高兴。

  可是现在,看着电梯停在了负一楼的车库,我没办法静心下来。

  我打了个电话给人事,给自己也请了半天假,然后跑下楼拦了辆出租车。

  “师傅,跟上前面的红车。”

  “好。”

  在车上的时候,我心神不宁,打了个电话去翟浩的公司。

  “不好意思,翟总现在不在。”前台告诉我翟浩刚才出去了。

  怎么会这么巧?舒茜和翟浩同一时间离开公司。

  想起舒茜在卫生间说过的那些话,我情不自禁地攥起了拳头。现实生活远比电视剧更加狗血,我的老公难道真的和我的闺蜜搞在一起了吗?那我今后应该如何面对他们?

  出租车一路尾随,跟到了一家商场。

  “那辆车停下来了,人进去商场里面了。”出租车司机的话拉回了我的思绪。

  我回过神来,紧接着脑子嗡地一声炸开了。

  因为我看见翟浩的SUV也停在路边。

  这家商场是翟浩公司的老客户,他最近正在为里面的新店做装修设计。

  舒茜神采飞扬地下车,大步流星地迈进了商场的大门。

  我颤抖着付了车费,下车的时候双腿禁不住地发软。

  这家商场人流旺盛,我挤在人群之中,舒茜并没有注意到我。

  我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压低了帽檐跟着舒茜,看见她坐扶梯上了三楼。

  “女士,你没事吧?”有工作人员见我嘴唇发白,关心地问我。

  “没事,我很好……”

  “有什么需要可以联系我们。”工作人员说。

  我点点头,余光瞥见舒茜进入了一间尚未开业的门店里。

  我快步追了过去,迈着沉重的步伐钻进了围挡布里,同时打开了手机录像功能。

  这是一间很大的服装店,里面的装修已经基本完成,我小心翼翼地寻找着,隐约听见试衣间有动静。

  我又走近了些,听见舒茜急促地声音:“你究竟什么时候和你老婆离婚?”

  我的心砰砰跳到了嗓子眼,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了。

  纵使我有千万个不愿相信,但此刻脑海中,已经浮现出了舒茜和翟浩不堪入目的画面……

  愤怒犹如一把烈火,灼热了我的身体,我的额头渗出了汗珠。

  双脚像是灌了铅般,我站在原地,那幅门帘之后仿佛是万丈深渊,我不敢再往前迈一步。

  望着门帘里交织在一起的身影,我甚至很想逃,想要转身离开。

  可我不能,我必须要勇敢地去面对这一切,因为犯错的人不是我,是她们背叛了我!

  下一秒,我举起手机,猛地掀开了门帘。

  “啊!!!”

  伴随着舒茜的尖叫,我看见两个赤身裸体的男女。

  在舒茜身后一脸惊恐的男人,并不是翟浩,而是……

  “嫂子……”

  翟小东连忙用衣服遮住下体,他显然吓得不轻。

  我也没想到出轨舒茜的对象竟然是他,一时间有些尴尬,还有一丝侥幸。

  “你……你跟踪我?”舒茜回过神来,不可置信地望着我的手机,“思影,你这是做什么?”

  我赶紧将手机收了起来,当下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只淡淡说了一声:“对不起,误会。”

  说完我想走,翟小东穿好裤子,连忙追了上来。

  “嫂子,今天的事你可千万别告诉我媳妇儿。要是让她知道了,我就死定了!”他脸色窘迫,不停地恳求我。

  他说这话,让我觉得无比的恶心。

  “翟小东!”舒茜也穿好衣服出来,表情复杂道,“你不是答应我会和那个女人离婚吗?怎么着,穿上裤子就不认人了?”

  “我们不过是各取所需,两万五的包你都收了,现在就别给我添乱了!”翟小东斥声道。

  舒茜的双眼泛出泪光,她咬了咬嘴唇,最后头也不回地跑掉了。

  她向来都是个要强的女人,翟小东的话,彻底撕碎了她的自尊。

  翟小东并没有追出去,就差跪下来求我替他保密了。

  我冷笑了两声,问他:“行,只要你告诉我翟浩外面的女人是谁?”

  “你知道了?”翟小东有些意外。

  “是,我不仅知道了他出轨,还知道了你们所有人都瞒着我!”我愤怒道。

  翟小东愣了一会儿,解释:“嫂子……我哥虽然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但他心里还是有你的。就像我和舒茜也只是逢场作戏,我不会和我媳妇儿离婚,我哥也不会和你……”

  真是可笑,他们两兄弟不仅没有心,还不要脸。

  我不愿意再听下去:“闭嘴,我只想知道那个女人究竟是谁?”

  “我也没见过,只是知道有这么一个人,还是公司的会计张姐有一次在车库撞见的。”翟小东答道。

  我的心如坠冰窟。

  原来全世界都知道了,我才是那个绝无仅有被耍得团团转的傻瓜。

  我想起前不久去公司时,张姐对我露出的笑脸,只觉得无比的讽刺。

  “嫂子,聪明的女人应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我哥还爱着你,其他的事你就看开一点吧。”

  翟小东还在劝说我,我已经坚定了决心。

  我要离婚,要让翟浩净身出户。

  “不许告诉翟浩,我知道了他出轨的事。否则,我会把视频发给你老婆。”

  我威胁翟小东,离开了商场。

  第二天,我约了王律师见面,和他讲明我的诉求。

  签下律师代理合同的一瞬间,我思绪万千,回想起这九年的青春。

  翟浩的家境不好,我体谅他的难处,结婚时甚至没有要求他为我买钻戒,就连房子和车子也是我付的首付。四年前他想要创业,我毫不犹豫地拿钱给他开了现在的公司。

  这么多年来,我信任他,从不在乎金钱上的得失。

  我以为可以真心换真心,可是一朝梦醒,我才发现自己落了一场空。

  王律师收起合同,严肃道:“从现在开始,尽量多的收集到你丈夫出轨的证据。有什么问题随时联系我。”

  “老婆,最近天气凉,我熬了你最爱的竹荪鸡汤,快起来趁热喝。”

  周末的清晨,翟浩温柔地叫醒了我。

  我睁开眼睛,看着床头柜上我们的结婚照,突然觉得是那样的陌生。

  看着翟浩忙前忙后的身影,我不仅没有感动,反倒觉得恶心。

  他究竟是怎么做到背叛我的同时,还能对我体贴有加的?奥斯卡简直欠他一座小金人。

  没多久,卢念雪打来电话,约我一起吃饭。

  “小真最近有个重要的面试,你这个职场达人的小姨不给传授点经验?”

  我开车去了约定的西餐厅,卢念雪很快带着宋小真到了。

  宋小真今年大学刚毕业,出落得亭亭玉立,尤其是一双大眼睛楚楚动人。

  正是长身体的年纪,她贪嘴喜欢吃甜食,点餐的时候要了蛋糕和冰淇淋。

  卢念雪笑着揶揄她:“再长胖点儿,瞧你今后怎么嫁得出去?!”

  “妈,这你就不懂了,各花入各眼,说不定有男人就喜欢胖点的呢!小姨你说是不是?”

  我点点头,看着她们母女俩亲热的模样羡慕不已。

  要是翟茵茵也能和我这么亲近,我也不至于为争夺抚养权烦心。

  宋小真笑颜如花地对我说:“我可真羡慕小姨,今后我也要嫁一个像小姨父那样的男人。不仅要长得帅、能赚钱,还得对我温柔体贴。”

  我苦笑了两声,不知道该作何回答。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我像她这般年纪时,也是如此单纯天真。

  吃过晚饭,宋小真先行离开,我和卢念雪继续逛街。

  “思影,最近工作压力很大吗?我看你人都憔悴了。”卢念雪轻声问我。

  父亲去世之后,是长姐一手将我拉扯大的,我打心底里感激她。

  听到她的关心,我的心里一阵酸楚,尽管她帮着翟浩隐瞒了我,但我还是相信血浓于水的亲情。

  “姐,我打算和翟浩离婚。”

  卢念雪停下脚步,扭头看向我:“你说什么?”

  “姐,你早就知道翟浩出轨的事了吧?”

  卢念雪沉默了,大概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我。

  过了半晌,她叹了口气,轻轻揽过我的肩:“思影,你别怪我。我知道你的脾气,你的性格太要强了。如果我告诉你,我担心会毁了你的婚姻。”

  我说:“我的婚姻,早在他出轨的时候便被毁掉了。”

  “你是铁了心要和翟浩离婚?你有没有想过茵茵,她还那么小,你就要让她在父母亲中做出选择吗?你难道忘了当初的我们了吗?”卢念雪问我。

  我激动道:“我没有忘,正因为目睹过母亲的出轨,所以我才不能让我的女儿生活在一个虚假的家庭里!”

  卢念雪皱起眉头,似乎是觉得我不可理喻。

  “翟浩会出轨,你真的觉得你一点责任都没有吗?”

  我心寒到了极点,我一直以为我的长姐,是我最亲的亲人。我原本以为她会保护我,会疼爱我……

  直到此刻,我才发现自己的人生是多么的失败。

  丈夫的背叛、女儿的疏远,长姐的欺骗……这一切都像是一双巨手,将我推入窒息的深渊。

  我笑了,望着她的眼睛:“我可以不怪你,但你得告诉我,那个女人是谁?”

  “我不知道。”卢念雪果断告诉我,“我从没见过她,只是有一次我搭翟浩的车,在车上发现了一条女人的蕾丝内内。我再三追问之下,他才承认在外面有了女人。”

  那辆车是我送给翟浩三十岁的生日礼物。

  没想到,他竟然在车上与别的女人翻云覆雨。

  我握起拳头,指甲几乎快要掐进肉里。

  卢念雪见我脸色惨白,又安慰我:“他跟我保证过,绝对不会跟你离婚。你们都在一起九年了,有什么事不能忍一忍的呢?离开了翟浩,你还能找到更合适的吗?”

  “所以,我就要默许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吗?!”我朝她吼了出来。

  “你这么大声做什么?不嫌丢脸吗?算了,你的事我管不了了!”卢念雪不耐烦,扔下我就走了。

  我开车回家。

  马路上车流如织,我堵在路中间,麻木地望着前方车辆的尾灯。

  冰冷的江风从车窗外灌了进来,吹乱了我的头发。

  我侧过头,看见江面上霞光万丈,突然想要拥抱这片灿烂的宁静。

  我打开车门,发了疯似地朝桥边跑了过去……

  “嘟嘟嘟!”急促的鸣笛声响起,桥边的一辆车子滑下车窗,司机问我,“女士,你没事吧?”

  我一下子清醒了。

  回到车里,我将车子停在路边,趴在方向盘上无助地哭了。

  哭得累了,我打了个电话给王律师,向她咨询收集证据的事。王律师推送给我一个号码,是一名叫阿杰的私家侦探,对出轨证据的调查很有经验。

  我付了定金,阿杰问我要了翟浩的车牌号。

  接下来的几天,我时不时盯着手机,等待着阿杰的跟踪反馈。

  刚开始的时候,翟浩还是家、学校与公司三点一线。周五下午,阿杰突然给我了张图片,翟浩的车子停在了一栋公寓的楼下。那栋公寓有点眼熟,我和阿杰核对过名字,发现竟然是我之前买的一套投资房。

  这套房子是精装修的,接房后我们就租了出去,我从没见过租客,一直是翟浩在打点一切。

  我居然忽略了这一点。

  翟浩竟然将那个女人藏在了我买的房子里。

  我翻出备用钥匙,打算直接冲过去。

  阿杰劝住了我:“私闯民宅是犯法的,这样搜集的证据法院不会采纳。等人离开了,我们再进屋一探究竟。”

  半小时后,翟浩和一个卷发女人下楼开车离开。

  阿杰的照片只拍到了女人的背影。

  我赶到公寓,坐电梯上了13楼,阿杰按响了门铃。

  屋内没有人。

  我拿出备用钥匙,轻而易举地打开了房门。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温馨而整洁的家,屋内家具摆设一应俱全,大床上还放着一套翟浩穿过的睡衣,以及那副在视频里见过的黑色蕾丝面具。

  餐桌上,一束火红的玫瑰花刺痛了我的眼睛,卡片上写着“给我最爱的宝贝”。

  原来翟浩来这里,就是为了给那个女人准备一份惊喜。

  他的体贴与深情,从来都不是只对我一人。

  “你丈夫的车子出城区了。”阿杰看着手机上的追踪定位,说,“如果现在追过去,就能知道那个女人是谁了。”

  四十分钟后,追踪定位发出提醒,翟浩的车子停了。

  我看着地图上的那个小红点,只觉得头皮发麻。

  我曾想过无数种可能,却没想到翟浩带那个女人去的地方,竟然是我母亲所在的精神病院。

  我想起以往的每个周五,他和卢念雪都会去探望我的母亲。我原本以为是翟浩的一片孝心,却没想到他如此心机,竟用这两个小时的时间,在医院幽会。

  卢念雪再一次的骗了我,原来她早就见过那个女人!

  翟浩竟然可耻到带那个女人去见我的母亲。

  在这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可笑到了极点,我身边的所有人都背叛了我,甚至和我老公的小三站在了统一战线,而我还傻傻的相信什么亲情与友情。

  阿杰开车抵达了精神病院,我让他在车上等我,自己去前台登记,找到了翟浩与卢念雪的到访记录。

  “你也是王银的女儿?怎么从来都没见过你?”护士小妹好奇地问。

  我笑了笑,借口说自己一直在国外工作,又向她打听道:“我老公每周五都来吗?”

  “你老公?”护士小妹怔住了,紧接着尴尬地笑了笑,“哦哦,你说翟先生啊,他和你姐姐每周五都来的,他可真是我见过最孝顺的女婿。”

  她的笑容刺痛了我的眼睛。

  我仓皇而逃,坐电梯到了住院部。

  站在病房的门外,我瞧见卢念雪正在给母亲洗脚,可是翟浩却不知所踪了。

  我给翟浩打电话,以往他都会很快接听,可是这一次他破天荒地没有接。

  我心乱如麻,一边继续拨打着,一边在楼道里四处寻找,留意医院的每一个地方。

  病房没有,热水间没有,洗手间也没有……翟浩和那个女人究竟去了哪里?

  是不是我来得太迟了,他们会不会已经离开了?

  我的心凉了一半,正打算放弃的时候,忽然听了一阵熟悉的铃声。

  我快步寻了过去,走廊的尽头处有一间换药室,翟浩的手机铃声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

  “怎么不接电话?就不怕是你老婆打来的吗?”我听见一个女人撒娇的声音。

  “管她是谁打来的,我现在整颗心都在你这个小妖精这儿。”翟浩轻声笑道。

  下一秒,他毫不犹豫地挂断了我的电话。

  我站在换药室的门外,透过门上的玻璃小窗,看见两具身体交缠在一起。

  翟浩搂着一个长卷发的女人,将她紧紧抵在了治疗床上。

  那女人身材丰满,时不时发出一阵阵低吟与求饶。

  翟浩热情地亲吻着她的脖子,女人娇笑着侧过头来,我在看清她脸的瞬间,惊愕地捂住了嘴巴。

  不……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怎么会是她?!

免费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