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坠落的边缘盼着你许温宁小说

我在坠落的边缘盼着你许温宁小说

作者许温宁顾慕庭

言情连载中2020-06-29

在线免费阅读

    顾慕庭许温宁 娶一送二:老婆大人别跑全文免费阅读,许温宁顾慕庭(我在坠落的边缘盼着你)小说全文章节,许温宁顾慕庭大结局在线,许温宁顾慕庭全文免费,许温宁顾慕庭在一起了吗,许温宁顾慕庭第一次,猪猪阅读网网为您提供主角是许温宁和顾慕庭的虐心佳作《我在坠落的边缘盼着你》又名《娶一送二:老婆大人别跑》,小说讲的是三年前许温宁家道中落,父亲逃跑母亲重病在床,债主天天上门闹事,在走投无路之际,顾慕庭的出现给许温宁带来光明希望......

免费阅读

  这些年他身边只有一个她!

  ----------------

  翌日。

  顾慕庭的婚礼现场。

  遥望穿着礼服的顾慕庭和莫文凝,许温宁的心犹如针扎。

  季婉夏难掩震惊,目光来来回回的在许温宁和莫文凝之间犹疑。

  难道顾慕庭摆了他们一道?子安娶的连莫家人都不是?

  许温宁茫然的看着这一对璧人,恍惚明白了什么。

  难怪,她是替身!

  她自嘲轻勾唇角,愤恨有之,不甘有之,远不及心痛。

  季婉夏瞧着许温宁那一副神情,更加确认了自己的想法。顾子安要娶的莫文凝被掉包了!

  但若是现在说出来,丢了面子的反而是顾子安。

  季婉夏悄然绕到许温宁身后,推了她一把。

  许温宁沉浸在悲痛之中,一个踉跄,往前倾,顾子安忙护住她。

  他眉眼淡淡,没有过多情绪,只是朝她微微点了个头。

  不远处原本唇角微翘的顾慕庭当即面色一冷。

  这才两天,她和顾子安就如此亲密?

  还有,他和方氏的合作案也是她卖给顾子安的吗?不然为什么顾子安突然在他们结婚后,找到了解决的办法!

  她居然背叛他,她居然敢!她怎么敢!

  许温宁抬眸,深情望向顾慕庭。

  她还是抱有一丝期待,或许是误会?他娶莫文凝是逼不得已的?

  顾慕庭冷漠的错开她的视线,俨然当她是一个透明人。

  等顾慕庭离开会场,往洗手间走去,许温宁跟了过去。她只想要一个解释。

  顾慕庭早知她会来,靠在洗手间前的墙壁等她。

  “庭,我。”许温宁想问,却不知从何开口。

  顾慕庭猛地把她按到墙上,“许温宁,你胆子可真大!这么迫不及待背叛我,还有什么脸来见我!”

  “你在说什么?我不知道……”许温宁后背疼得叫她紧缩眉头。

  “我告诉你,就算顾子安睡了你,你也是我顾慕庭玩完不要的剩货!”顾慕庭扯着她的胳膊就往洗手间里面带。

  “庭,你弄疼我了。”许温宁怎么也想不到往日对她那么温柔的人会突然大变样,她试图掰开他的手指,“不要,我不要进去。”

  愤怒中的顾慕庭一把把她甩了进去,欺身而上。

  “怎么,顾子安让你忘了自己的出身?你真以为自己是顾太太?”顾慕庭狠狠凌虐她。

  “不是这样的。不要在这里,不要……”许温宁微弱反驳,眼眶闪着斑点泪花。

  突然,传来细微的脚步声。

  “庭!”许温宁一惊,“有人来了。”

  “来了又怎么样?就让所有人都看看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顾慕庭抬着她的下颚,让她看清镜中的自己。

  许温宁泪流满面,她的自尊被曝光在灯光底下狠狠凌迟。

  她闭上眼,泪水还是溢出了眼眶。

  顾慕庭心中一刺。

  就在那脚步声即将踏进洗手间的那一刻,顾慕庭抓住她闪进隔间。

  外头的人愉悦的吹着口哨小解。

  骨子里的劣根性让顾慕庭更加凶狠,有意钳着许温宁的下巴,让许温宁无地自容。

  事后,顾慕庭嫌恶的把她丢开。

  “许温宁,认清自己的身份!”

  顾慕庭丢下那句话,就大敞隔间的门,全然不顾狼狈的许温宁,独自离开。

  许温宁捡拾破碎的衣物,擦干眼泪,敛好情绪,匆匆从洗手间跑出。

  她低垂着头,撞入一个温暖的胸膛。

  猛一抬头,却是顾子安。

  许温宁娇小的身子微微发颤,他都看见了?

  顾子安伸手在她头上摸了摸,淡声,“回去吧。”

  许温宁怔愣点了下头,不敢靠近亦不敢远离的跟在他身后。

  等他们走后,一道白色的身影从阴影里面走出。

  莫文凝的眼露凶光。区区一个替身居然妄图染指她的男人,简直该死!

  跟着顾子安回家后,许温宁守着空荡荡的房间,魂不守舍。

  终于,她鼓起勇气,去书房找顾子安。

  顾子安坐在窗前,看着窗外浮影,优雅的晃着高脚杯,咳嗽声不止。

  许温宁进去,不由拧眉,“你身体不好,不要喝酒。”

  许是因顾子安对她太过宽容,她一时失了分寸,抢走了顾子安的酒杯。

  顾子安一愣,继而轻笑。

  “为什么要留下我……你明知道我是……”许温宁无颜面对他。

  “说不定,会是你送我走完最后一程。”顾子安满不在乎。

  自他年幼,一切都在季婉夏的安排下顺理成章,慢慢的他也没有过多的情绪。

  喜与怒,生与死,对他来说不过可有可无。

  不过,他眼神一眯,有些趣味的对上许温宁不敢坦诚的双眼。

  她,与他以往遇见的都不一样。

  “不会的,你会好的。”许温宁突然开口。

  顾子安不答,转向窗外。

  许温宁在他一旁坐下。

  夜晚的灯景虽然璀璨迷惑,却也最让人没有安全感。

  清晨,许温宁在沙发上醒来,顾子安已经在办公了。

  见她起身,顾子安说道:“以后都陪我看夜景吧!”

  有她在,夜就不再那么漫长了。

  “好。”

  此后的每天晚上许温宁都陪顾子安看夜色。

  而顾子安的身体每况愈下。

  至于季婉夏屡次想刁难许温宁,但都在顾子安的劝说下憋闷消解。

  晃晃悠悠一月过去。

  这天,许温宁照旧和顾子安坐在窗前。

  暗夜无星。

  “咳咳咳……很快就会有暴风雨要来。”顾子安捂嘴,整个脊背随着咳嗽颤抖。

  许温宁拍着他的背,这一月来,她就这样看着他一步步走向衰败。

  “我还是那天那些话。我母亲没做什么好事,但她从来为我打算,我只求你,在我走后,帮我照顾她。”

  顾子安憔悴的面容浮现了罕见的请求。

  “你不会有事的。”许温宁又开始自欺欺人。

  顾子安强硬的扣住她的手腕,“我就这一个请求,求你答应我!”

  “好。”哪怕那天她也只是自身难保,哪怕她只是顾慕庭用来帮莫文凝摆脱联姻的弃子。

  顾子安怅然松手。

  第二天。

  许温宁在家中就看见新闻播报。

  “今天,是顾氏集团一年一度的股东大会。在会议上,顾子安失势,当场呕血,被送往医院抢救,至今昏迷……”

  顾子安失势,当场呕血,被送往医院抢救,至今昏迷……

  --------------

  砰!

  许温宁手中的茶杯落地,慌张夺门而出。

  她赶到医院,顾子安正被人从加护病房推出来。

  季婉夏脸上挂满鼻涕泪水跪在地上拦着,“顾慕庭,我求你。我就这个儿子,他不能有事。”

  “不能有事?那我父母的意外算什么?”顾慕庭狠心踢开季婉夏。

  “那场意外不管我的事,我真的没有!”季婉夏急了,用手去阻着病床的齿轮。

  许温宁赶紧跑过去,“顾慕庭,顾先生他的身体真的撑不住了,不能离开加护病房。”

  那是她唯一的朋友,她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出事。

  更何况,她答应过他要照顾好季婉夏。

  顾慕庭冷冷剜了她一眼,嗤道:“你又算什么东西!”

  许温宁一僵,看着那些护士们果决推走顾子安,也跟着上前拦。

  她这样的举动恰恰碍了顾慕庭的眼。

  顾慕庭强硬的扯住她的胳膊要把她揪开。

  “庭,顾先生他的身体真的扛不住。”许温宁还对他抱有一丝希望。

  当初让她脱离苦海的是他,顾慕庭。他是她唯一的信仰,唯一的光……

  “那又怎么样?”顾慕庭想要把她的手腕捏碎。

  许温宁止不住心冷,心一横,她咬了他一口,誓要挣脱束缚去救顾子安。

  顾慕庭吃痛,一把把她甩开。

  许温宁后退几步,撞在墙上,后脑勺当即出血,晕了过去。

  “阿宁!”顾慕庭跑了过去,抱住了她。

  ……

  许温宁一醒,顾慕庭就捏住她的脸质问,“我只是让你呆在顾子安身边,你就迫不及待爬上他的床。”

  “怎么,以为怀上孩子就可以母凭子贵?”

  “可惜,顾子安已经废了。就算我不搞他,他得了绝症,也撑不了多长时间。”

  怀上孩子?

  许温宁的意识还停留在他上一句话。

  她只跟他一个人有关系,她……

  许温宁还没反应过来,就传来季婉夏的哀声求助。

  她头发散乱,在一群护士的阻拦下闯入病房。

  “顾慕庭,我求你。”季婉夏连连磕头,“那件事我真的没做过。求你救救我儿子,他怎么说也是你小叔啊!”

  顾慕庭脸色冷硬无比,幽暗的眼神忽地转向许温宁,“要求也是她求!”

  她竟然敢怀了顾子安的野种。

  “文凝。我知道我以前不好,求你看在子安的份上,求求顾慕庭吧。”季婉夏一巴掌接着一巴掌往自己的脸上刮。

  许温宁忙拦住她,抱住几近崩溃的季婉夏,“顾慕庭,我求你!求你饶过顾子安。”

  “哈哈。”顾慕庭冷脸大笑,脸上却不见半分笑意。

  忽地,他的笑容渐渐凝固,“你背叛我,把方氏的案子送给了顾子安,你就去给我拿回来。”

  文轩会所。

  许温宁被迫换上布料极少的衣服,极为不适的缩在小角落。

  顾慕庭看都不看她一眼,兀自饮酒。

  “顾总,抱歉,来晚了。”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走进包厢,拱手道歉。

  “怎么会呢?方总公务缠身,还肯赏脸,顾某感激不尽。”顾慕庭点点头。

  “这位是?”方总的目光落在许温宁身上。

  顾慕庭冷然给了她一个眼神。

  许温宁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

  “这是送给方总的礼物。”顾慕庭脸上挂上商务的笑,“合作案的事,就请方总多多关照了。”

  方总摸着脑袋,毫不掩饰眼底贪婪的光在许温宁身上游离。

  先前,他会答应和顾子安合作,是因为前一天晚上莫名巧妙收到一个包裹。

  里面详述了顾慕庭可以再给他的利润空间。

  他马上和顾慕庭提,顾慕庭不愿意退让,那他就从顾子安那下手。

  现在,顾慕庭刚刚接手顾氏,急需做出成绩堵住那些老顽固的嘴。

  开出的条件也很诱人,他自然不想失去这样一个合作者。

  合作案,不过是顺水推舟的事。

  方总猥琐笑,“当然了,合作案的事非顾氏莫属。”

  顾慕庭扯住许温宁的手臂,把她往方总的怀里推。

  许温宁堪堪站稳,心中难掩酸涩,乞求,“顾慕庭,我肚子里还怀着孩子。”

  他难道真那么狠心,把她当成一个玩物推出去吗?

  她的话一出口,包间里马上安静下来。

  顾慕庭的视线仿佛剧毒蛇信,落在许温宁的小腹,“那又如何?你的任务是让方总高兴。”

  顾慕庭放话,方总松了一口气,一把搂住许温宁的腰,压低了声音,“你是不知道吧。我就喜欢你这种女人,比小姑娘带劲,也更有味道。”

  许温宁震惊,顾慕庭带她来见方总,不可能不知道方总的喜好!

  “你!”许温宁悲哀怒视顾慕庭。

  他们在一起三年,他就一点不念旧情,把她推给一个BT!

  顾慕庭目光幽深,往前走了一步,微微低头,在许温宁耳畔轻言,“许温宁,你该死!这就是你背叛我的代价!”

  “好好伺候方总。”顾慕庭无情转身。

  许温宁怔愣的他的背影。

  她仰仗的光,一点点裂成碎芒,然后熄灭。

  “来吧。”方总揽过她的肩膀,油腻的嘴唇就往前凑。

  许温宁空洞的眼神涌动起晦暗的光,她挣扎起来,一步步往后退。

  她还有孩子,她不能让孩子出事。

  退无可退,许温宁撞上了酒桌,她屏息侧眸,目光停留在桌上的酒瓶。

  “别躲了,赶紧来。待会儿会让你舒服的。”方总摸摸下巴,笑得更是贱邪。

  许温宁下定决心,抓住酒瓶,娇喝,“别过来!”

  “呵。你敢吗?”方总看她抖得厉害,往前凑。

  眼看他肥硕的手朝她张开。

  许温宁一酒瓶砸在他脑袋上。

  酒瓶爆裂,方总皮开肉绽。

  许温宁颤抖着,恍惚的丢开酒瓶,泪珠子不自觉地往下掉。

  方总摸着脑袋上的血,“贱人!”

  他一巴掌呼在许温宁脸上。

  许温宁被他打得耳边嗡嗡作响,晕眩倒地。

  方总马上制住她,在她脸上又扇了几巴掌。

  “走开,走开!”许温宁不断蹬着后脚跟。

  鲜血模糊了方总的视线,方总擦血,许温宁赶紧蹬。

  “今天非要给你点教训瞧瞧!”

  暴怒中的方总抄起地上的酒瓶碎片,往许温宁的脚扎去。

  “啊!”

  凄厉的喊声在包间响起。

  许温宁的小腿被方总砸破的啤酒瓶戳出一个大口子,鲜血淋漓,腿上的痛感让许温宁眼泪哭出来。

  “你别过来!”

  方总头顶也被她刚才那猛烈一击打得流血,他手指的鲜血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许温宁的。

  “我就喜欢你这种特别带劲儿的妞,玩起来肯定很舒服!”

  许温宁害怕了,包间里面没有人,门被顾慕庭反锁她根本出不去,只能够自己救自己。

  “我求求你,放过我吧!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前一秒强横,下一秒变成小兔子模样的许温宁,让方总更加兴奋。

  “别呀!我就喜欢你!老子要什么没有?你肚子里面怀的是顾子安那个病殃殃的种吧?别跟着他了,跟着老子,让你吃喝不愁!”

  说完,方总一个熊抱扑过来,许温宁鼻翼有股酒味,是从方总的嘴巴传出来的。

  刺激的味道让许温宁胃部往上翻,想吐的感觉更加浓烈。

  “呕!”

  许温宁喷出酸水,吐在方总的脸上,还有眼睛里面。

  “啊!”

  酸水有略带腐蚀性的,方总眼睛忽然受到刺激,紧闭双眼,双手捂着,倒在地上圆润滚动。

  肥硕的身体被地上的啤酒渣刺入。

  “你这个贱人,我要你死!”

  方总气急败坏,他看不到许温宁在哪里,只能够胡乱抓。

  许温宁双眸害怕,浑身都在哆嗦,她双手捡起地上的啤酒瓶,对准方总抓来的手插去。

  “啊!我的手!”

  方总惨叫一声,瘫倒在地。

  “顾慕庭,你想要更高的位置吗?好,我给你!”

  许温宁脸颊全是泪水,都到了这个地步她还有什么可以奢望的?

  没有了,她也不是小白兔,不会逆来顺受,小兔子急了也会咬人。

  钥匙在方总的包里,她强忍着小腿处的疼痛,慌乱掏出他兜里的包间钥匙。

  钥匙插几次都插不进去,腹部忽然传来的疼痛让她害怕,开门之后,顾慕庭不在。

  腿上鲜血在流,她拖着腿艰难跑出那个让她恶心恨嗤的地方。

  夜晚中的城市车红灯绿,因为太晚了,人来人往的地方就只剩下几辆稀少可见的豪车。

  这个地段因为来玩得几乎都是商业的大佬,开的车是限量版,许温宁渴求有人能够可怜她,救救她。

  “谁来救救我的孩子?”

  小腹越来越疼,她瘫倒在地上,小腿得痛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没有一辆车停下查看这个可怜的女人,都用极其不屑的眼神扫视她便桀骜开车离去。

  “求求你们!”

  许温宁不甘心,鲜血流出,她低头可怖的看自己的裙子,那是……

  “救我,救我孩子!”


免费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