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惊心冷情庄主手下留情

步步惊心冷情庄主手下留情

作者沐晚秋君煜泽

古言连载中2020-06-29

在线免费阅读

步步惊心冷情庄主手下留情,沐晚秋君煜泽小说,步步惊心冷情庄主手下留情免费阅读,沐晚秋君煜泽结局,最近超高人气的一本古言类小说《步步惊心冷情庄主手下留情》,小说内容添一字嫌繁,删一字嫌简,恰到好处。是网络作家风舞倾悠的代表作,沐晚秋君煜泽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沐晚秋被迫嫁给君煜泽,坚韧果敢的她,一步步收获了属于自己的幸福。

免费阅读

  “怎么个有趣法啊?”

  霜儿眨着明媚的大眼,笑得一脸甜美。

  “你拿着这根藤条,走到夫人跟前,朝着她的背上打一下,夫人便学一声狗叫,如何?这个游戏好玩不?”

  君煜泽笑得邪恶,灿若春华的脸上,绽放着绝美得另人窒息的笑容。

  沐晚秋错愕的抬眸,有些不知所措的模样。

  君煜泽此时则笑得越发绝艳了。

  看着她眼里流露出惊恐,他的心境,便莫名的有了一丝的舒心。

  相比起如烟的惨死,沐晚秋这么一丁点小小的折磨,又算得上什么?他要的,便是慢慢的,一点一点整死她,让她极缓的,感受着死亡带给她的绝望,生死可恋,却又无法死去的绝望。

  霜儿上前,看着沐晚秋,装腔作势的泣声说道:“夫人,对不住您了,这是庄主的意思,我只是小小的妾而已,实在无力反驳啊。”

  语音刚毕,沐晚秋还未反应过来,那根细长的藤条便甩在了她的身前,火辣辣的疼痛,便在她的身上迅速蔓延开来,这根藤条之上,不禁布满了密集的刺,且竟然是浸了盐水的,因此,甩在她身上皮肉裂开之际,盐水渗入皮肉之中,那般撕裂的痛楚,最是难以忍受。

  她死咬着唇,拼命忍住这般噬心和疼痛。

  这想必是君煜泽一早便安排好的,且他也料定,这霜儿下手绝对会毫不迟疑。

  晴儿见状,拼命冲上前,拦在了沐晚秋的跟前:“你们,你们,好歹我家小姐也是庄主夫人,你们不可以这样对她。。。”

  君煜泽淡淡扫了这个忠心护主的丫环一眼,只一个眼色,绿湖便上前来,将晴儿给拉了出去,紧接着,便听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我这是在教训你,在主子下达命令的时候,当下人的,只有听命的话,哪来的狗胆让你去质疑主子的意思?”

  沐晚秋的心里,涌上了更深的酸楚,她一人受苦便够了,现在还要连累上晴儿。

  “庄主,她不学小狗叫,那霜儿岂不是白打了?”

  霜儿嘟着小嘴,故作天真状的转向了君煜泽,手中的藤条上沾染了一丝的殷红,心中不由得暗想着这沐晚秋的肌肤可真是细腻若丝绸一般,只甩一鞭而已,竟然就渗出了血丝。

  “她不叫,那霜儿就一直打,像平时打不听话的小狗一般,只甩到她学小狗的叫声为止。”

  下着如此残忍的命令,君煜泽的神色之中,只有一种情绪,泰然自若。

  得到这个讯息,霜儿自是越发肆无忌惮起来,扬起藤条便开始雨点般的倾泻在沐晚秋的身上,嘴上也得意的叫嚷着:“庄主让你叫呢,你若是不叫,我只能一直打了。”

  每一鞭,甩在她的身上,她便止不住的颤抖。

  这般的痛,是她十五个年头以来所遇到的第一次。

  小时候,她跑得太快,不小心跌倒了,大哥总会及时的出现扶起她,拍拍她小屁屁上的污垢,然后牵起她的小手,温柔的说道:“不痛不痛,让大哥吹吹,小秋儿就不痛了。”

  每当这个时候,她便觉得自己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孩子,因为有一个如此疼她入心坎里的大哥。

  只是从这一刻起,她再也不能享受着大哥带给她的温暖。。。

  身体上的与心灵上的疼痛同时侵袭着沐晚秋。

  “庄主,夫人的嘴太硬了,她就是不肯叫呢。”

  霜儿眼见着身上已处处伤痕的君倾悠,素洁的衣衫之上早已布满了血污,看着她已痛得倒地不起,浑身绻成一团,像极了残风之中无助的落叶。

  “我求求你们,要打,就打我吧,我家小姐身子弱,经不起这般鞭打啊。。。”

  晴儿捂着被绿湖打肿的脸,不顾一切冲了进来,见到沐晚秋身上的鞭痕,泪流不止。她急忙上前,双手颤抖着抱住沐晚秋纤弱的身躯:“庄主大人,求求您了,要打,打我吧。。。”

  沐晚秋的身子随着晴儿的哭泣,而抖动得越发厉害,她怎么可以连累与她从小一块儿长大的晴儿呢?她的倔强,只会换来晴儿受更大的苦啊。只是,这让她情何以堪?突如其来的巨大的苦难,实在让她难以承受,终究,她不过是个刚刚及笄的少女。。。

  不待她有所反应,霜儿的鞭子,狠狠的甩到了晴儿的身上:“该死的贱丫头,是谁给你这个资格在这里说话的?不滚连你一块儿打!”

  晴儿的惨叫声,此起彼伏的飘入每一个人的耳里,但她依旧紧紧的护住沐晚秋,此刻的她心里只有一个信念,保护好她的小姐。

  “晴儿,晴儿,不要这么傻,快松手吧。”

  沐晚秋的眼里,哀伤更浓,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想要推开晴儿,正好此时霜儿的一鞭正直直的甩来,她纤细柔美的双手,顿时鲜血淋淋,痛得倒吸几口冷气,却是让她原本有些混沌的思绪此刻异常的清晰起来。

  “小姐,我要保护您,您从小待晴儿情同手足,晴儿说什么也不会让您受这样的苦。”晴儿的身子抖动也越发厉害,却依旧不肯松开沐晚秋,执拗的挡下霜儿所甩过来的每一鞭。

  “庄主,您看,这样都不好玩了,这个死丫头都是这样护住夫人。。。”

  她有些愤恨的瞪向了睛儿一眼,转身,不依的嘟着嘴儿,缠上了君煜泽,有些痴迷的望着这张绝美的脸庞之上,涌现出来的笑意。

  看来,庄主对她方才的表现,是满意的。

  “果真是反了,霜儿妹妹,你看,这不是让一个丫头骑到你的头上去了吗?”舞姬原本是立在君煜泽身侧,如今,这霜儿一步三摇的扭了上来,君煜泽的注意力又移到了她的身上,舞姬心里,自是有着恨意的,只不过,断然不会浮现在脸庞之上。

  “绿湖,你这个死丫头还不快滚进来,把这个贱丫头给我拖出去!”

  霜儿朝着君煜泽靠得更近,冲着门口大声嚷道,绿湖听到喝斥,赶紧小步跑了进来,看了一眼屋内的情形,眼里,也不由得涌上一抹不可思议,但很快,就将晴儿给拖了出来。这一次,她只是将晴儿扔在了门口,没有再对其动手掌嘴。

  “夫人,您当真不肯张开您尊贵的嘴,取悦庄主吗?”

  霜儿重新接过丫环拾起她生气甩在地上的长鞭,慢慢的走近沐晚秋询问着,这个女子,即使已如此狼狈不堪,却依旧难掩那浑然天成的清雅之气,这个模样,落到一般男子眼中,怕是早已心疼得不可自抑了。

  “我是人,不是牲口。”沐晚秋抬起清亮的瞳孔,没有看向霜儿,而是直接,以如此的眼神,投射到君煜泽的身上。

  这个男子,他与自己,究竟是有着怎样的深仇大恨?要如此对待自己?还是,这个变-tai的男子,对待他看不上眼的女子,都是如此?

  这双眼里,那种冷到极致的淡漠,使她明白,她真的陷入了一个无边的炼狱之中,轻易,是走不出来了。

  “倒是一朵带刺的花啊,那你就等着,看我如何一根一根的将你身上的刺全给我拔光。”

  君煜泽托着下巴,唇角,绽放出绝艳的笑意。

  “你将我娶进门来,目的就是为了羞辱于我吗?你一个大男人,欺负我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也不怕天下人耻笑么?”

  沐晚秋颤抖着双手,支撑着找到一个支点,摇晃着站起了身,身体上的疼痛,使得她每一个小动作,都会牵动着伤口,疼痛不已。

  “你倒是不笨啊,知道我的心思。”君煜泽并未露出一丝惊讶之意,“看见你这种表里不一的女子,在我面前受苦,一点一点的受尽折磨,然后,慢慢的,将体内的精力一点一点消耗干净,再痛苦万分的死去,就是我,最大的快乐。”

  他缓缓迈动着步伐,霜儿见状,急忙退至一侧,唇角,露出一抹冷笑。

  原来以为,那柳如烟死了,庄主会断了娶庄主夫人的念头,就在原有的妾室之中选出一位,坐上正妻之位,哪知,庄主竟然娶这沐府二小姐,不过以眼前的情形看来,庄主娶她,不过是为了发泄失去柳姑娘的痛楚吧?

  舞姬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这个心事全部写满在脸上不懂得加以掩饰的霜儿一眼,悠闲不已的走至一侧,妩媚的坐下,顺手拿过桌上的茶杯,一副要看好戏的神态。

  上官茹与雪依的脸色,同时变得有些担忧,这个看似如此柔弱的夫人,为何会有与庄主对抗的勇气?她难道就。。。不怕死吗?

  一只手,轻易的便将沐晚秋给拉到了自己身前,俯视着近在咫尺的女子,那股清幽的月桂香,便没入他的鼻息。如此单纯甜美的味道,为何会存在于这样一个恶毒的女人身上?

  他清亮的眸子,越发的显示出不满。

  “跟我君煜泽倔到底的女人,没有一个人会有好下场,你知道吗?”

  他犹如恶魔般的靠近,细细盯住她唯美精致的小脸,这般的近,连她美若琼脂的肤色上那层浅浅的粉红光晕也瞧得真切。

  狰狞却带着无法抵挡的美丽诱惑,这样两种极致,在君煜泽的脸上表现的淋漓尽致。

  沐晚秋抬起染上泪光的眼,迎上他的冰冷无情:“让我为了取悦你学狗叫,我沐晚秋做不到!”

  她艰难的张开嘴唇,一字一句的,极虚弱,却又透着一种坚强不屈。

  下一刻,她疼得无法抑制的痛呼出声。

  君煜泽大手,移至了她的身前,隔着衣衫,用力捏住她。

  这般的残忍,上官茹与雪依早已惊得有些脸色发白,不敢再看下去

  即便是舞姬与霜儿,也明白,方才君煜泽的这一捏有多重,被他以这般粗暴的对待,也难怪之前承受藤条鞭打都不曾轻哼出声的沐晚秋此刻如此惨烈的尖叫出声。

  “君煜泽,你是魔鬼,你是魔鬼!”

  沐晚秋的神色激动起来,这个屋内,不仅站着他的妾室,还有随他同来的侍卫们,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给出她这般的羞辱,这个男人的心,当真是铁石铸成的么?

  “庄主。”

  上官茹实在看不下去了,与雪依交换了一下眼神,上得前来,轻声唤着君煜泽,期望他能够顾及一下沐晚秋的颜面,她只是个柔弱女子,如何承受得了这连番的折腾。

  “茹儿,你有话要说?”

  君煜泽优雅的转身,细细的望着上官茹的眉眼,温顺谦恭,知书达礼,正因如此,即使上官茹在四位妾室里姿色算不上最佳,他却依旧宠爱她的原因。

  他的眼神,使得她明白,她方才多嘴了。

  她只是个妾,如何能管得了庄主的事?

  “夫人的身子纤弱,只怕是此刻已虚脱了。”

  望了望那个依旧瑟瑟发抖的绝美女子一眼,终是忍不住轻声说道。

  “夫人?”

  君煜泽扬眉,似乎此刻方才忆起,这沐晚秋是他明媒正娶给弄进庄内来的。

  “就凭她这副尊容,还有这木板一样的身段,我即使多看上两眼也只会觉得恶心反胃,从这一刻起,她不再是君夫人,沐晚秋只是我君煜泽的一个小妾,今后见着你们,都得尊称一声姐姐。”

  他迈着缓慢的步伐走向沐晚秋,身体上的折磨玩够了,今儿个就让她的心灵上来个更大的落差。

  只是她的眼神此刻异常平静,不再有惧怕之感。

  或许是明白,今儿个对她的体罚已经结束。

  善于伪装的女人,以为这样,他便会减轻对她的残酷吗?

  装清高装圣洁吗?不在乎庄主夫人之位?那好,他倒要看看,这个心如毒蛇的女人,究竟想装可怜装柔弱到何时。

  他话音一落,舞姬与霜儿的脸色跟着变了几变,眼梢处,分明是挡不住的雀跃神情,这庄主夫人才过门第二天,就被贬为了妾室。

  这沐府的脸面怕是都让这位沐二小姐给丢尽了。

  “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他,伸手指向沐晚秋,绽放着的笑容,像一朵邪美的罂粟,明知道有毒,却总另人忍不住要轻轻靠近。

  眼底的轻蔑与嘲讽,犹如万支利箭,狠狠的刺在了她的身上。

  沐晚秋稳了稳心神,如果,仅仅只是剥夺她庄主夫人的权利,她自会欣然接受,只是,如今的她已经很明白,君煜泽的目的只有一个,那便是将自己置于生不如死的境界。

  “敢问庄主,晚秋犯了哪一项过错,让您非得把我贬为妾室?我是犯了女戒或是妇德中的哪一条?”

  她抬眸,直视着他的双眼。

  既然他要的,是她这条命。

  那么,她也唯有以这条命来跟他斗争到底。

  体内那钻心剧烈的疼痛并未减少分毫,可她却生生的忍了下来,很痛很想哭,也得等人全都走光之后,尤其是在这个男人的眼前,她不可以再展露出丝毫她的怯弱。

  君煜泽的唇角,上扬得越发耀眼。

  这个女人,狐狸尾巴马上就露出来了。

  “在这天下第一庄,女子无需遵守女戒或是妇德中的任何行为束约,只要我君煜泽说你犯了过错,你便是犯了过错,我说你现在的身份是妾,你便是妾,不会再有翻身的机会,明白吗?”

  他虽然笑着,却是带给她一种极致的寒冷。

  生生的凉入心底。

  正妻之位,不要也罢,只是,君煜泽这样做,目的为何?仅仅只是因为看自己不顺眼吗?还是另有隐情?

  被贬为妾,住的地方不变,原本沐晚秋曾是庄主夫人之际,被分在的别院,也就是个小偏院,处在庄内最不起眼的角落里。

  休养数日之后,也不知道君煜泽扔给她的是何种药物,那些鞭伤竟然不曾在她的身上留下痕迹。

  这日,风清云淡,空气之中,飘荡着清新与怡然自得的气息。

  绿湖立在院中扬眉,看着沐晚秋忙进忙出的,将院内清扫干净,尔后又不知从哪里搬来了几盆秋海棠,错落有致的摆放在院内,也为这清雅的院子多增了几分灵气。

  “绿湖姑娘,跟着我确实委屈了你,找个时间跟庄主禀明,让他将你调去其它主子那儿吧。我这儿有晴儿陪着便行了。”

  之前的忙碌使得沐晚秋有些香汗淋淋,衣袖缓缓的滑落至手肘处,站在院中,肩上沐浴着温暖的阳光,满头的青丝倾泻在身后,随着她转身的动作,而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瞧着绿湖这丫头眼里涌现出来的不甘与失落,她何尝不了解这绿湖的心思,她现在是庄内最不受待见的人,跟着她,无疑于任何好处也捞不到。

  那张脸,犹如雪山之巅最圣洁的雪莲一般,上面滚动着最新鲜的露珠,有着清甜的气息,绿湖望着这样一张倾世之颜,微微有些不解。

  这分明是个庄主内任何女子也远远不及其容颜的女子,为何偏偏却入不得庄主的眼?

  听见她竟然会这样替自己着想,绿湖的唇角,露出一抹讥讽,她不过是个下人,这沐晚秋假惺惺讨好她是为哪般?

  晴儿那丫头,身子骨比她家主子还要弱,因为那几鞭,现在还躺在榻上翻不了身。这两位一个比一个娇贵的主仆在这庄内,怕真的是不会有任何人会放在眼里。

  只是心里会不由自主的想着,倘若沐晚秋不是嫁入这天下第一庄,而是遇上一位会珍惜她,呵护她的良人,那么她的命运,绝不会像现在这么凄婉悲叹。

  “我看还是算了吧,庄主派我来伺候你,我们当丫环的,不敢有怨言。”

  虽然心内对于沐晚秋的提议有着感激,绿湖的脸上,依旧一派高傲。同时,也为这沐晚秋的气节感到一丝敬佩,即使经历如此的大起大落,她的眼里,却不尽然全是悲观与绝望。

  “绿湖姐姐,茹主子唤你过去一趟。”

  院外,着着一个娇俏的小丫环,冲内轻喊了声。

  绿湖应了一声,也不跟沐晚秋交待一声,便一路小跑了出去。

  对此,沐晚秋并未流露出丝毫不悦。

  将指尖轻轻触及那娇嫩的花瓣,闻着那怡人的清香,她的唇角,有了一丝恬淡的笑意,她与大哥都是极爱海棠之人,皆因著雨胭脂点点消,半开时节最妖娆,也因为它的花语,苦恋。

  她的心里,藏着一份不为人知的爱恋,只能深埋在心里,永远也无法有拿出来的那一天。

  “这花儿虽美,可却有个不中听的名字,断肠花,姑娘你的心里,为何如此凄苦?”

  一道儒雅温润的嗓音,极突兀的在她耳畔响起。

  错愕的抬眸,对上一张俊美如玉的脸庞,一袭黑色锦衣,却不显出此人的难以接受,反倒有些斯文之气,见他正含笑望着自己,沐晚秋回过神来,朝他轻轻行礼。

  他的模样绝非侍卫,又能在庄内随意走动的男子,想必是庄主的宾客。

  即使君煜泽不将自己当一回事,但她已为他人妇,自是不方便与年轻男子有过多的言语交流,权衡一番之后,也不管这样做是否失礼,她转身,就踏上了阶梯,准备入室。

  “哎,等一下,姑娘。”

  年轻男子出声唤住她,人已踏入院中来。

  眼里,流露出久久不散的惊艳之情。

免费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