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美娇娘压倒败家夫

陌上美娇娘压倒败家夫

作者贺中珏孟夏

古言连载中2020-06-29

在线免费阅读

陌上美娇娘压倒败家夫,贺中珏孟夏小说,陌上美娇娘压倒败家夫全文免费阅读,贺中珏孟夏小说全文章节,《陌上美娇娘压倒败家夫》小说,讲述了贺中珏孟夏之间的故事,作者夏阳白徜徉恣肆、旁征博引,是难得的好书,这本小说目前在猪猪阅读网网正式上线了,免费阅读:贺中珏不喜欢孟夏,哪怕这女人成了他的王妃,也是打发到最冷落的院子去,战乱初起,贺中珏流落街头,而孟夏则是将人带回家,开始好好教育!

免费阅读

  那人见孟夏跌倒,冲行走的路人,扔下一叠揖捕令大声喝道:“揖拿太子党余孽,凡有阻挡者杀无敕,凡有捉拿余孽者,赏!”说完那人带着一队人马骑着马继续疾驰。

  孟夏用袖子擦擦额头的汗水,四下寻去,除了那从城里逃难出来的三三两两的人,都畏畏缩缩躲在路边,就只有那个脸花花、发乱乱的贺中珏继续委曲地咬着馒头。

  孟夏不知道自己算不算余孽,惊魂定了,才捡起几张飘落在身上的揖捕令,有好些个人的图像,其中居然还有自己曾经的主子二小姐的爹,孟夏吓得心扑扑跳,上面的字不用看,也明白大概意思,她忙把揖捕令扔到一边,再看向贺中珏,吃完馒头的贺中珏却站了起来,往旁边不远的一条小河走去。

  贺中珏,捧着河水喝了两口,想着京州城的突变,想着很有可能已经遭了毒手的母妃,黯然伤神,喝了几口水,才用水把半个月都没洗过的脸给洗干净了。

  孟夏便见着一张冠玉般的脸来,虽然还远没洗得和娆娆结亲时那么干净,但这张脸确实是京州无人能比的,孟夏只有幸远观过一次,这次隔得近,发现那眉目除了生得无比端正,自带一股惹女人喜欢的风流相。

  然后贺中珏在河边坐下来道:“有什么话,你讲吧!”

  孟夏没想到贺中珏这个传闻得有些糟糕的王爷,还是很敏感的,不过他把梯子递过来,自己已带他出了京州,正好可以趁这个机会,与他绝决,从此以后便互不相欠。

  于是孟夏便打开从不离身的那个包袱,把还剩的五个白面馒头,两百个钱用张小帕子包子,递给贺中珏道:“你我苹…”孟夏一下想不起二小姐是如何讲这句话的,贺中珏就接了过去道,“萍水相逢!”

  “对,你我萍水相逢,既然相识一场,这些你留着吧,我得回家去了!”说完孟夏见贺中珏没动,便把东西放在贺中珏脏脏的袍子上,站起来便走了。

  孟夏跑了半柱香,到底还是放心不下,最终还是折了回去,却见贺中珏还如刚才一般呆坐在水边,忽地站起来就往水里走去。

  孟夏见了,立刻扑过去一把抱中贺中珏叫了一声:“王玉,你要干什么?”

  孟夏这一扑,贺中珏一下回过神来,被孟夏一抱,就坐到水里,孟夏怕贺中珏想不开,赶紧把贺中珏往岸上拖。

  孟夏这一抱,贺中珏的手臂一下触及了她的胸,虽然不大,却软绵绵的,贺中珏这些天都沉浸在义军杀了父皇,占领了京州的各种悲哀之中,虽然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与这父皇不亲近,但是他的荣华富贵,是这不亲近的父皇给予的,兔死狐还会悲一悲,遑况死的是他亲爹,所以根本没注意过这个脸黑黑,人瘦瘦的孟夏。

  贺中珏的这一触,立刻感觉不对劲,孟夏也吓得松了一下手,她侍候过相府大小姐沐浴。

  大小姐和表少爷那一幕让孟夏脸红很久,脸红之后就想起了自己胸脯,跟那大小姐是没得比,但孟夏侍候得更多的是比自己大两岁的二小姐,二小姐那胸脯虽不如大小姐,但至少也有男人一个拳头大,她不知道这东西是不是也有主婢之分。

  孟夏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脑里闪过的是相府表少哥捏大小姐胸脯的举动,当时大小姐看上去是相当地欢愉,嗷嗷地叫着,然后迫不及待和表少爷躲回房间了,而这会儿的孟夏没有任何欢愉,突被贺中珏突然触及,因为她怕贺中珏淹死,死命抱住,贺中珏那手肘,反把她的胸脯反硌得生疼。

  贺中珏猛不丁地问:“你是女人?”

  “你管我是男是女,只是你在干什么?寻死?”孟夏避开贺中珏那双漂亮的眼睛,贺中珏被河水一泡,那原来的面目立刻出了来七八分,孟夏不由得在心里叹道:这败家子真可惜了这副皮囊!

  “我…我…”贺中珏原本是听见孟夏急急回来的脚步声,故意往水边走的,没想到孟夏这么紧张,水一冲洗,那张一直黑黑的脸露出本来的白晰,平时觉得孟夏就一双眼可以看,黑白分明,这会配上那白晰的皮肤,竟比自己喜欢的那个什么娆娆动人得多,只是小了点。

  孟夏因为急于去救贺中珏,红花棉袄也未脱,这会打湿了,挺重挺沉的,她赶紧脱下来,里面那件打湿的衫子便贴在身上,那跟小荷一样才露出尖尖角的东西被凸现了出来,也有半个拳头大小,贺中珏的目光正好顺着孟夏的脸看了上来,目光停在那半个拳头大的东西上,不由得吞了口口水,孟夏发现贺中珏的目光不对劲,一低头尖叫一声:“你个下流胚子!”然后一个耳光挥到贺中珏脸上,贺中珏才回过神,自己长这么大,虽然那允治老头对自己诸多不满,但都没动手打过自己,还打自己的脸,贺中珏大怒:“你才是个泼妇,来...”

  不过贺中珏那声“来人”没有叫出来,因为他身边除了个孟夏,无人可来,于是气极:“你居然敢打本..,你吃了豹子胆了,看我今日如何收拾你。”

  不过孟夏不知道别的王是如何,眼前这个王却绝对是个软脚虾,自己只使个扫螳腿,就把他绊个狗吃屎,那被绊到地上的贺中珏无招可使立刻拍着地大叫:“我...”

  孟珏才哼了一声,偏那胸口由痛变得麻酥酥的,她赶紧把另一件灰棉袄拿了出来穿上,灰棉袄显然是件男人衣服,她穿在身上明显大了,她把红棉袄一裹指着贺中珏掉在地上不远那小手帕包裹道,“不走,你继续叫,走,就赶紧,趁天亮的时候赶路!”

  “赶路,往哪儿赶?”贺中珏不满地坐了起来,以前府上那些小丫头,多少,有多少他都记不得了,想着法子来勾 引他,而眼下真是今非昔比了,无意识看了一眼,竟招来奇耻大辱,更辱的是自己还跟着她混了这么久的吃喝。

  孟夏把红棉袄往身后一背,又抓把土往脸上一抹,没看贺中珏一眼回了一句:“长州!”

  “长州?去那里做什么?”贺中珏所接近的女子个个都是极珍爱自己容颜的,孟夏拿把土往脸上抹的举动,吓了他一大跳。

  “我是长州人,这里在打仗闹事,我自然要回去,否则你想去哪里?”

  “我?我没地方去。”

  看着贺中珏那张俊俏的脸可怜巴巴的,想着到底是跟自己拜过堂的,而且这贺中珏比相府那个表少爷生得端正得多,如果是这样的人…,孟夏一想到表少爷摸大小姐胸脯的场景,脸不由得就红了:“那你要不跟我一起去长州,想到去哪儿再说。”

  这个女人虽然有两分姿色,可贺中珏并不想跟一个女人跑,只是不太明白,孟夏讲这样一句话,为什么会脸红红的,刚想说句长志气的话,有逃难的人经过,贺中珏便摇摇头说:“我不去长州!”

  孟夏一听就把小包袱扔给贺中珏说:“既然如此,那就此别过,你好自为之,别再跳河了。”

  贺中珏只差点没让这句话气得吐血,孟夏说完就向路人打听长州方向,然后毫不犹豫地扔下贺中珏上路了。

  贺中珏看着走得精神抖擞的孟夏,心里竟有几分失落。

  孟夏不带着贺中珏走得比刚才快得多,不过天黑就来到了一处小镇,名曰京宝,是出了京州往北去最大的一个镇集,孟夏去长州本是要往东的,但走官道,必须经过此镇才有路往东折去。

  到了京宝镇,天色已经微暗,孟夏不由得着了急,怕晚了没个落脚处,不过京宝镇并不清静,因为zhanzheng,有大量的流民、难民,这些流民、难民也不知道往那里去才能安生,所以往京州去的,还有从京州出来的,很多都聚焦到了京宝镇,因为没有钱,就寻处人家的屋檐蜷着身子打发这已经有些寒冷的秋夜。

  孟夏在京宝镇上寻了一圈,才发现除了两三家门面大且阔的客栈做着生意,那些小的客栈不是没开门,就是被洗劫一空,不知道是义军所为还是难民所为,而那家大且阔的客栈,孟夏知道是要收许多钱的,她逃过难,过过苦日子,知道钱这东西宝贵,干脆也学那难民寻个避风的地方将就一夜,只是寻来寻去,都没合适的地方,见天色已暗,她打小机灵,能爬善攀,干脆翻进那家一家大客栈的后院,寻到马厩堆放干草的地方,这家客栈喂马的干草,一面靠墙堆在一大间只有个顶棚的地方,离马厩不远,还处在下风,味道不算太好,不过在不算暖和的深秋,这自然是好去处。

  孟夏便爬进草堆翻进靠墙那面,把红棉袄往草堆里一塞,将身上的灰棉袍子一裹,便躺了下来。

  孟夏带着贺中珏从城里逃出来,心情是紧张的,为了救贺中珏,还掉进了河里,衣服打湿了大半,又奔波这整整一日,早就累得不成样子,躺下没一会,就在干草堆里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孟夏是被人说话的声音惊醒的,毕竟这睡在外面,担心着贴身的那点家当,睡得并不踏实,说话的声音不大,是从马厩里传出来的,迷迷糊糊听见有人问:“爷,为什么不下通揖令直接抓那寻王?”

  听到“寻王”两个字,孟夏一下清醒地来,那是自己拜了堂的男人,她立刻竖起耳朵仔细听,只听一个低沉的声音哼道:“刘占三是这么个鼠目寸光的东西,脚根还没站稳,就忙着和李北内讧,如今再下通揖令,已经晚了。”

  “爷,你也太瞧好这寻王了,他的名声,京州是何人不知,而且小的听说他从‘蕊香楼’是跳楼逃跑的,一身的行头,连靴子都让随从给抢光了。”

  孟夏才知道贺中珏逃得这么丢人,一想到这个败家子还是自己拜了堂的男人,就脸红,却听那深沉的声音不屑地哼了一声道:“他的母妃徐惠妃是个非常聪明的女子,为了避那王子烈的锋芒,自请废后,暗里却把其弟徐昭放在北方的军中,现在徐昭在军中已经有些威信,如果我没推断错,贺中珏…,不一定是人们看到的那么糟糕,如果逃出城一定会北上去寻他母舅徐昭,我们只需把北上的路严加盘察,尤其是云州的云河镇,那是他必经之路。”

  “可是爷,您亲自出来揖拿那寻王,这京州城…?”

  “让给刘占山和大鹄各地集结过来的军队玩吧,我们现如今,只需好好保存自己的实力,除掉贺中珏,到他们打得精疲力尽的时候,再出击,那天下何愁…”

  然后有人来报:“爷吩咐的人都准备好了。”

  “出发!”声音低沉的人吩咐道,孟夏还想听得仔细一些,只是那说话的人很快上了马,然后是客栈大门打开的声音,听着一行人除了点马蹄声,再无多余声音地往北去了。

  孟夏一下没睡意,那家国大事是不懂,但清楚明白听出这群人是要去抓贺中珏的,当然这贺中珏除了与她拜过堂,其余没有任何瓜葛,所以被抓也好,被杀也罢,那与自己一点干系也没有,不过孟夏偏偏就睡不着,争权夺利的事,她懂,自己和二小姐那大丫头明里暗里交过无数次手,就是想获得二小姐更多的青睐,然后吃好些,住得舒服些,挨打挨骂少许,骂别人打别人多些,虽然刚才那个男人把贺中珏讲得挺是那么回事,但贺中珏那张妖孽般的脸在她面前一浮过,孟夏就觉得那个男人言过其辞了,贺中珏肯定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

  想想贺中珏有可能在他们所讲的云河镇横尸街头,孟夏认为那毕竟是自己拜过堂的男人,自己听到这样的消息,好歹也该知会他一声,别傻乎乎往北去寻什么娘舅,然后被人逮个正着,就算不愿意和自己去长州,那大可以往西或往南去。

  于是孟夏一刻也睡不着了,干脆把自己的东西一收拾,正准备翻墙而出,却听到有人喝问:“什么人?”

  孟夏吓了一大跳,没想到进来得挺顺利,要出去的时候居然给人发现了,急急忙忙、慌慌张张沿原路翻上了墙,只是身上那件棉袄太长了,实在碍于她行动,听到有人叫了起来:“有贼!有…”

  那人不知道何故没叫出第二声,即便没有第二声,那客栈的护院立刻追了过来,不过快要追到的时候,好象又遇上什么,都扑腾扑腾的跌倒了,孟夏赶紧借着这空档翻出了墙,双脚一着地,就踩什么上了,然后听到有人闷哼一声,孟夏才知道踩着人了,忙说声:“对不住了!”

  “我的脚,我的脚!”那人一出声,孟夏吓了一大跳,借着客栈远远的气死风灯一瞧,自己居然又踩在贺中珏那条瘸腿上。

  “怎么是你?”孟夏问道。

  “怎么是你?”贺中珏回道。

  “你不能往北去,跟我去长州!”孟夏不容分说抓起贺中珏的手道,“现在就走!”

  “凭什么,凭什么让我跟你去长州!”贺中珏搂着受伤的脚一边嗷嗷叫一边跳还一边不甘地叫着,孟夏很想说:就凭是你跟我拜过堂,我就不能让你去云州送死。

  不过孟夏不想做寡 妇,到嘴边的话又咽回肚去了,于是不发话,干脆在手上用力,一拉,贺中珏差点被她拉爬下,大约贺中珏不服,偏就不依孟夏,孟夏再使劲全身力气,没拉动,孟夏大怒,想这败家子敬家不吃吃罚酒,不跟自己走,就让他去云河镇送死算了,一松劲,没想到贺中珏的力道没退,孟夏一松手,贺中珏立刻往后倒去,孟夏没想到这败家子这么不经事,这么摔过去,怕不是腿有问题,那脑子估计也得摔出毛病来,一急,赶紧伸手想去拉贺中珏一把,到底她是个女子,还是比较单薄的女子,这一拉不仅没有拉回贺中珏,还被贺中珏带着一块跌到了地上。

  于是很不幸这一跌倒,孟夏的嘴就和贺中珏磕到了一起,孟夏的嘴唇和牙齿一阵猛烈的疼痛,想那贺中珏也是如此,然后两人同时捂了嘴,又几乎异口同声地叫了起来:“你占我便宜!”

  孟夏一撑,从贺中珏身上就爬了起来,贺中珏赶紧翻起来,然后两人一起“呸”了一口,贺中珏认为是奇耻大辱,自己怎么可能占这个一脸脏泥的孟夏便宜,送给他,他都…,不过想想在河里看到的孟夏,那张清秀的小脸,活灵活现的眼睛,还有那被湿衣服凸现出来的小胸脯,好象也没那么糟糕,还有刚才那张樱桃小嘴如果不是磕得太狠,还挺香糯的,只是嘴里一股子血腥味,贺中珏捂着摔得剧痛的后脑勺又呸了两口。

  孟夏更认为是奇耻大辱,就这么个从窗户跳下来崴了脚逃过义军追捕的男人,自己会占他的便宜,他也不撒泡尿自己好生瞧瞧,不过想想那张有点倾倒众女人的脸,算了,权当被狗咬了一口,不跟他计较了,只是这只狗咬的太不是地方,也呸了五口,才用袖子把嘴唇一擦道了一声:“走!”

  “不走!”不过贺中珏刚一讲完,那院里抓贼的大约听清这边有动静,又叫嚣着往这边来,还有人叫,“把门打开,把贼堵在过道里!”

  孟夏一听撒腿就跑,贺中珏见了,一手捂着后脑勺,一腐一拐地跟着跑,跑出那条过道,惊起了沿街不少屋檐下的难民,两人跟那些难民也没什么区别,往里一混,那追的人,自然找不着了,贺中珏才喘着粗气捂着后脑勺问:“你真打算去长州?”

  “对!”

  “可我去那里做什么?”

  “种地!”

  “啊!”贺中珏还想辩解,贺中珏忽然一伸手把自己给贺中珏的那个小包袱抢了回来,贺中珏不由问,“这又是做什么?”

免费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