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丑妃展风华

异世丑妃展风华

作者孟长卿顾潜之

穿越连载中2020-06-29

在线免费阅读

   异世丑妃展风华全文免费阅读,孟长卿顾潜之小说章节,孟长卿顾潜之大结局免费,孟长卿顾潜之最后在一起了吗,孟长卿顾潜之第一次是,孟长卿顾潜之书名叫什么,猪猪阅读网网为您提供主角是孟长卿和顾潜之的穿越古言佳作《异世丑妃展风华》又名《重生之步步惊华》,小说讲的是孟长卿一朝穿越成了异世家族弃子丑颜废柴女,一局死棋却因孟长卿的这场穿越出现转机,看孟长卿如何逆天改命走上人生巅峰...... 

免费阅读

  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孟长卿咽了咽嗓子,浑身僵硬,惊惧的目光顺着银刃看过去,却只看到束紧袖子的手,一眼就能看出是男人的手。至于脸孔,却是一丝丝也没有瞧见。

  她不动,剑柄也纹丝不动,仿佛要跟她耗下去似的。

  片刻后,孟长卿压住心底的害怕,抖着胆子问道:“敢问少侠,你这是做什么?”

  她寻思着自己也没做错什么吧?何必一见面就跟仇敌一样,差点给她心脏病都要吓出来了。

  “你手里拿着是什么?”

  颇为冰冷的声音传来,孟长卿立即垂眸一看,“药材,如果少侠喜欢,尽管拿去。”虽然这药材珍贵,但怎么说还是小命重要。

  “你会医术?”那人嗓音带着几分不确定的怀疑。

  孟长卿眉头微拧,却还是如实回答了他的问题。

  下一刻,那柄剑被收了回去,方才还冰冷的声音顿时就恭敬起来,“还请姑娘进洞救救人,刚才是我失礼了,姑娘万勿放在心上。”

  闻言,孟长卿微微一愣,有人受伤了?

  还不等她脑子完全反应过来,身体已经先行一步进了洞窟。

  崎岖不平的洞壁上,一个少年靠在上面,面色苍白,阖着眼眸。

  一身玄色窄袖蟒袍,袖口处镶绣金线祥云,腰间朱红白玉腰带,上挂白玉玲珑腰佩,哪怕受了伤也是气度逼人。

  孟长卿走过去,方才看清他的模样。

  斜飞入鬓的剑眉冷冽而不失沉稳,鼻梁高挺,轮廓棱角分明,金相玉质。

  有一瞬间,她看的呆住。

  “姑娘,公子被野兽袭击了,眼下情况很不好,不知姑娘能否治好?”

  方才拿剑威胁的少年此刻眉眼里都是急切。

  孟长卿回过神来,面色沉稳道:“你先别急,容我先把把脉。”

  抬起他的手,拂开袖子,她凝神诊脉。

  脉搏跳动紊乱,忽快忽慢,完全没有章法,看来是中毒颇深。

  收回手,她严肃着脸站起来,对着背后那少年道:“我去采些药材,我手里这些不太够。”

  少年却没有说话,只是挡在她身前。

  孟长卿顿时就明白他的意思,恳恳解释道:“我是真的去采药材,作为医···大夫,我是不会见死不救的,你若实在不放心就跟着我,你家公子中了毒,耽搁的越久越危险!”

  见她眉眼里一片凝肃,少年越过她看向后面脸色难看的主子,犹疑了一瞬就让了道:“姑娘是个好人,希望姑娘早去早回。”

  孟长卿同他点头后就径直出了洞窟。

  那少年身体里的毒不平凡,她硬是找了十几种药材,连跑带奔的朝着洞窟过去,正要进去就听到里面清脆的女声:“江筏喻,那可是恭喜唯一的希望,你怎么这么轻易就将人放走了?我若是你绝不会让人跑了,说不定那人现在都已经离开青林了!”

  孟长卿拿着药材的手一顿。

  她忽然想到,要是自己将那中毒的男子救好了,会不会不但收不到感谢还被压制起来?

  想到这个可能,孟长卿后背忽然一阵寒意。

  照这姑娘的意思,很有可能就会······咦,她猛然摇了摇头,本就是好心而已,她可不想把自己葬送在这儿。

  想到这儿,孟长卿顿时转身就走。

  几乎是一瞬间,一阵猛烈地咳嗽传来,叫人听着就觉得难受,忽的止住了她的步伐。

  “公子!”

  洞窟中焦急的声音紧接其后。

  孟长卿咬了咬牙,犹疑了片刻以后,心下一横,转头就跑了进去。

  那叫做江筏喻的少年闻声立即回眸,眼底迅速闪过一丝惊喜,随后连忙让开焦急请求,“姑娘,你快帮公子看看!”

  “你最好好好看,若是看不好公子,我便取你狗命!”女子一身干练之气,双眸紧紧的盯着她。

  “连翘,不得无礼。”一直阖眼沉默的男子此刻缓缓睁眼,幽黑的瞳眸在内勾外翘的丹凤眼中显得越发深邃。

  看进她眼里,孟长卿眼底闪过一丝惊艳,安安静静的时候本就已经清逸隽美,这双眸子便犹如画龙点睛,当真如天上谪仙人。

  “有劳姑娘了。”她的嗓音低沉中又带着一丝喑哑。

  孟长卿也不扭捏,撕下一块衣摆,将草药用石头捣烂。

  由于他换了个姿势,这一回,她看到他胸口的血迹,“得罪了。”

  说着,孟长卿就径直扯开他的衣裳,连翘见了顿时大吼一声,“你这是要做什么?”

  她白了那少女一眼,“当然是治病,不然还能贪图美色?”

  连翘神色复杂的望了一眼她不可言说的脸庞,讪讪闭了嘴。

  “去取些水来,越快越好!”看着他胸口血肉模糊的伤口,孟长卿一阵头皮发麻。

  等江筏喻取来水,她又扯下一块衣摆,浸湿了以后给他擦拭。

  触碰到伤口的那一刹那,男人面色越发苍白,疼痛叫他额头逐渐布满细细密密的冷汗。

  孟长卿拧眉看着他平静的脸,心中不由有些佩服。

  伤成这样都不喊一声疼,是个厉害的人物。

  敛起心思,孟长卿专心致志的将血渍清洗干净以后,拿上先前捣烂的药草敷上去。

  男人也只是微微拧眉,并没有多余的表情。

  又是换药又是擦拭敷药,前前后后忙碌了整整一个时辰方才将他的毒素清除的差不多。

  孟长卿擦了擦额头的汗,喘了口气,“已经脱离危险了,只是体内也许还有些余毒未清,只能靠后期去喝药排毒了,至于药方可以知道普通大夫开,再加上一味血株为药引即可,不出半月,就能痊愈。”

  “多谢姑娘出手相救,不知姑娘名讳几何?也好来日相报。”男人声音微弱,气息却已然匀畅。

  孟长卿淡淡一笑,“行走江湖,义字当头,路遇难者,出手相助是应该的,没什么好谢的。”

  连翘见公子已好,脸上拂过一丝尴尬之色,十分变扭道:“方才是我误会你了,还以为你对公子有什么不轨之心,是我错怪你了,你虽其貌不扬,但心地是好的。”

  闻言,她头上飞过一群黑乌鸦,这是在夸她呢还是在骂她呢。

  “既然治疗已经结束,那就后会有期,告辞。”孟长卿学着电视剧里的男子作揖的样子拜了个告别礼。

  转身欲走之时,江筏喻却突然拦住她。

  孟长卿眼眸一跳,掌心一紧,眸中顿时就多了几分警惕。

  正想着要如何避开这人,从本就不大的洞窟口窜出去时,江筏喻从怀里拿出一袋银子塞给她,“多谢姑娘的救命之恩,这是一点心意,还请姑娘收下。”

  孟长卿神经顿时一松。

  沉甸甸的银子落在掌心,她弯了弯唇,“那就多谢了。”

  等看不见人影了以后,连翘蹙眉看向公子,“真的就这么放她走了么?她医术不错,若是能让能留下来······”

  靠在洞壁上的男人微不可察的动了动眸子,“我们本就是逃生之人,不能强人所难,若日后有缘,说不准还能见到。”

  连翘抿了抿嘴角,想起什么,有些愤怒道:“若非南境那些人心肠歹毒,放了族兽,公子又怎会受伤,倘若有一天我们回去,定扒了那些人的皮!”

  男人轻轻勾唇,眸光阴冷深沉,嗓音淡淡,“此事急不得,他们手段低劣,我心中有定数。”

  ······

  眼瞅着天色就要亮了,孟长卿迅速在青林里采摘了一圈,胡乱塞进怀里留从后门偷偷溜回去了。

  将草药藏好,她跑到床上躺下,本来不困的身子一沾到床榻顿时眼睛都睁不开了。

  孟长卿索性掀过被褥将脑袋闷上,很快就沉沉睡了过去。

  等天色大亮之际,门外传来老妪的叫喊声,一声接着一声,睡得昏昏沉沉的孟长卿有些烦躁的将被子闷的更紧。

  “小姐,这都什么时辰了,该起来了!”小枝在门外帮着一起喊,若非那道门推不开,恐怕是要冲进来将人从床上拉起来。

  门外两个人敲得甚是激烈。

  孟长卿又气又委屈的从床上艰难爬起,盯着黑眼圈,眯着眼睛踉踉跄跄的过去开门,“大清早就不能让我睡会儿?”

  小枝有些怂,没敢出声。

  一旁的云姨顿时拉住她,“小姐,你怎的睡得这般沉?这都过了用早膳的时辰了。”

  孟长卿勉强睁开眼,看见满脸褶皱的老妪,缓了一会儿才从记忆里知道,这位云姨和小枝一样,一直是贴身照顾她的。

  至于她为什么刚穿过来的时候没见到呢,是因为这位云姨因为家中有事而回去了几天。

  对于原主来说,云姨和小枝都是她的亲人。

  可不知道为什么,在她清醒看到云姨的第一眼就觉得有些怪异,却又说不上来是什么。

  “云姨,我就是昨晚看了些话本子,睡得有些晚,今天贪床了。”

  云姨叹了口气,“小姐,你没事还是少看些话本子,虽说是嫡长女,可若是一直不增进,谁都能来欺负一脚,老奴心里难受。”

  说着眼圈逐渐泛红。

  孟长卿此刻是完完全全清醒了,看着她这副模样,心里叹惋一声,也许是自己的第六感错了,不过有些事还是得谨慎一些。

  譬如昨夜她根本没在屋里。

  原主将这两人视为亲人一般,那是因为原主单纯且无人疼爱,收紧磨难,心性敏感又自卑,她却并不会这般信任。

  至少脸上的斑斑点点索要追寻的疑迹就很多,在事情还没有真相大白的时候,她是不会妄自相信任何人的。

  “好啦,我知道啦。”

  云姨擦了擦眼泪,吩咐小枝,“快去将药和早膳都端过来。”随即又对孟长卿道:“小姐,老奴给你更衣梳发。”

  等小枝将药和早膳都端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梳洗打扮好了。

  看着黑乎乎的药,孟长卿微不可察的蹙了蹙眉。

  回想原主以前每日几乎都要喝药,她总觉得脸上的斑斑点点和这药有关,哪怕二伯母请来的大夫给的理由给的是她经脉紊乱,内调不和,又因吃了相克的熟食才导致于此。

  云姨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将那碗冒着热气的药端到她嘴边,“小姐,快趁热将药喝了。”

  孟长卿没有拒绝,接过却并未开口,倒是先微不可察的闻了一通。

  因懂得药理,所以光是闻着这气味她就觉得不对劲,里头至少有麝香和兰草,仅是这两味可就不是什么治愈的良药。

  “云姨,这药太烫了,我还是先用早膳吧。”说着她就将碗放下。

  “也好。”

  “对了云姨,我一会儿要喝药得吃些蜜饯,否则喝不下去,你去帮我拿些吧。”

  闻言,云姨当即看向一旁的小枝,“你去拿些过来,我在这儿伺候的能更周到些。”

  话音落下,孟长卿垂下眸子,眼底闪过一丝冷意。

  原本还只是有些怀疑,眼下却基本能确定谁是内贼了。

  她抬起头,拉住云姨,一片单纯道:“云姨,你去嘛,小枝分不清我喜欢吃的,云姨你去我更放心呐。”

  一番纠缠以后,云姨不得不应下。

  等人走了,孟长卿将小枝也支走,然后将那碗药倒得只剩下渣子。

  她竖起耳朵,听到稳稳的脚步声后,连忙将晚拿起来,作一口闷的样子,在云姨进来的一刹那,苦着脸放下碗,一把抢过她手里的蜜饯,呼囫囵吃了几个。

  “呼——”孟长卿深深喘了口气,眉头紧紧拧着,眼里都有些泪花,“可太苦了,云姨,你要是晚来一会儿,我怕是要被苦死!”

  见状云姨连忙安慰,“这都是对身体好的,良药虽苦口却是实实在在利于病的。”

  孟长卿仿佛受教似的点点头。

  “云姨,午膳我想吃些清淡的,你叫厨房给我做些,亲自看护着可好?”不等云姨回答又道:“我想叫小枝陪我出去买些话本子,我昨夜看的那本竟是个没有完本的,勾的我心尖痒痒儿。”

  云姨望着她,有些犹豫,“小姐,要不老奴陪你去吧,小枝不懂事,若是······”

  “哎呀云姨,你信不过小枝难道还信不过我么?我都这么大人了,不会将自己弄丢,更不会出什么乱子,你大可放心。”

  孟长卿不断地磨磋她,最后终于算是成功带着小枝出门了。

  她要去买的可不是什么话本子,如今无法练气,武气值不够,她不是原主,又对那些东西不是很懂,因此,最急迫的便是买本关于练气的书来研究研究。

  车马很快在比书斋门口停下。

  孟长卿叫小枝在马车里等着,自个儿带了层面纱进去。

  踏入比书斋的那一刻,入目便是各式各样的书,层层排排,琳琅满目。

  啧啧,不愧是这儿最大的书斋,看样子,她算是来对地方了。

  看她一身绸缎衣裳便知价格不菲,店家连忙迎上来,满脸热情,像是看到金子似的,“这位小姐,您想买哪种书?咱们比书斋可是什么都有!”

  孟长卿扫了一眼,声色淡淡:“给我拿一本关于练气的书籍,我想回去研究研究。”

  店家当即笑容满面,“练气的书就数咱们比书斋的最好最齐全,您可真是有眼光!”说着将她引到一旁桌子坐下,“您在这儿稍等片刻,我马上就给您找一本过来!”

  孟长卿也不急,目光晃晃悠悠的在书斋里转悠,忽然就被一位长相清秀的男子吸引住。

  好看是好看,就是有些余味不足。

  她正打量间,那位小公子已经拿着一本书朝着掌柜走过去。

  “掌柜的,这本书多少银钱?”

  掌柜看了一眼,笑吟吟道:“不贵,也就三两银子。”

  “三、三两?”小公子不可置信的看着掌柜,“不过是一本诗集,怎值得三两?你们这是黑心店么?”

  掌柜一听这话,脸上的笑意顿时没了,眼底付出几分不耐烦,垂眸打量他的衣裳,随后轻嗤一声,“我们这可是比书斋,每天来往生意多如牛毛,且你手上的可不是什么闲杂诗集,是前朝大师所遗留的孤本,我只卖你三两,当是我更吃亏。”

  小公子垂眸看了一眼崭新的诗集,咬了咬牙,“掌柜,我、我身上没有这么多银子,一两可行?待我写出诗来,定免费赠与比书斋。”

  掌柜顿时就不乐意了,皱眉不满的看着他,“呸!没钱你还来做什么?别说一两,凡是却一钱我都不卖,你一个寂寂无名的诗谁要?你爱拿哪儿去拿哪儿去,别脏了我们铺子。你没钱就赶紧走,耽误我做生意!”说着一把抢走他手上的诗集。

  “诶!”小公子的眼睛紧紧跟随那本被拿走的诗集,面色又是急切又是发白,“掌柜的,你行行好,我先给你一两银子,过两日定将剩下的送过来,求您行行好,我过不多久就要考取功名了,真的非常非常需要这本诗集!”

  掌柜更是嚣张,很是不耐的瞪了他一眼,“你考不考取功名关我什么事?叫你滚你就滚,别在这儿碍事,以后买不起东西别来我们比书斋,我们可不收留穷人!滚滚滚,赶紧走!”掌柜的十分嫌弃厌恶的挥手。

  小公子咬牙,面色很是难看,心里气闷却又无处发泄。

  坐在桌旁的孟长卿看的很清楚,那小公子分明对那本诗集渴望极了,趁着店家还没将有关练气的书招来,她起身走过去,径直放下三两银子,“这本书我买了!”

  掷地有声的嗓音将掌柜有些愣住,看着案上的银子,他立即谄媚的笑起来,“这本诗集我替您装好。”


免费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