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中卿卿

掌中卿卿

作者春风不渡

古言完本2020-09-16

在线免费阅读

  主角是傅卿卿和萧徵的小说名字叫《掌中卿卿》,由作者春风不渡倾心原创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通过对男女主人公傅卿卿和萧徵之间感情纠葛的描写来拓展剧情。掌中卿卿小说主要讲述了:傅卿卿从出生那一刻开始便不讨人欢喜,作为府中庶出的老小、又是个丧母的存在更有着邪物的名声,她过得并不好。可那个人却宠她入骨。

免费阅读

  傅卿卿偷偷从后门溜进去,还没到自己院子,就被人撞了个满怀。这人不是旁人,正是她的四姐,只比她大了三个月的姐姐,傅沅沅。

  柳如芸这么恨她的原因,大概也有柳如芸生了第一个孩子家里的头一个男孩,傅梦泽之后,一直身子不大好。后来好不容易又怀上孩子,却在那个时候傅明勰和一个丫鬟好上,还怀了她。

  “四姐。”傅卿卿立刻温良恭顺起来。

  “是不是又跑到哪里去玩了?我听说府里的嬷嬷找你都找疯了。”傅沅沅准备用手指去戳傅卿卿的脑门,但又收了回来。她一直记着柳如芸的话,离她远些,尤其是不能与她亲近,免得染了晦气。

  这小举动,傅卿卿看在眼里,她并不在意,因为早就习惯了。

  她为什么与傅沅沅交好,她自己心里很清楚。傅家一共有一子四女。柳如芸未嫁进来之前,傅明勰已经有了一位结发妻子,还为他生了两个女儿,傅一一和傅萍萍。柳如芸嫁进来之后,原来的那位夫人不久便病故。柳如芸自然而然成了当家的主母,且她不久后就给傅家添了一个男丁。身份尊贵地位不可撼动。小时候,傅卿卿没受那两个姐姐欺负。傅卿卿为了保护自己,便看中了傅沅沅。傅沅沅是柳如芸所生,在府中无人敢惹。傅卿卿在她跟前低眉顺目,用了许久日子,傅沅沅才愿意与她玩耍。毕竟她也需要有个人和她站在一起。

  虽然傅一一和傅萍萍再不敢多欺负她,可傅卿卿知道,在傅沅沅心里,并没有当成是她的妹妹。她与她说话的时候,总是带着髙她一等的姿态,对她还带着些怜悯。

  这样就够了,只要她不是讨厌她就好,她并不奢求有什么人喜欢她。

  她只是猫,是只遭人嫌弃的小野猫而已。

  “我只是听说外头有个地方有人玩杂技,便偷偷去看了看。”对于身在闺阁之中的女子,傅卿卿知道她对什么喜欢。

  “是吗?你看到了吗?好玩么?”

  “好玩呀。下次我和姐姐一同出去。”

  “哼,让你出去不喊我。”傅沅沅撇了嘴。

  “我的好姐姐,下次一定带你去。不过眼下,姐姐是不是要帮我求求情?”傅卿卿瞧着老嬷嬷已经远远的走过来了。

  得罪了柳如芸,她算是免不了一顿打了。

  “谁让你忤逆娘的意思,现在知道怕了?”傅沅沅要她求她,这样她觉得自己是多么厉害,她享受这种感觉。

  “怕了怕了,我也是为了给姐姐先探探路,下次可以带着姐姐一起去了。姐姐,看在我一番苦心的份上,你就替我求求情吧。”傅卿卿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好吧,好吧。但娘亲若是不肯饶恕你,我也是没有法子的。”

  “姐姐求情一定管用。”傅卿卿朝她笑了笑。

  傅卿卿跟着老嬷嬷去前院,倒也不那么害怕,反正都是一顿打,傅沅沅替她求情,她也会挨打,只是会打的轻些吧。这样就够了。

  “姐姐,你认识萧徵吗?”路上,傅卿卿问傅沅沅。她的姐姐比她肯定知道的多,毕竟她的亲舅舅可是当朝的户部尚书。她想萧徵那样子,非富即贵,一定是个有身份的人,傅沅沅说不定认识。

  “你怎么提起他来了?”傅沅沅面上一惊,立刻道,“那样的人你还是不要提的好,免得引来杀身之祸。”

  傅卿卿一愣,忙问道,“他是谁啊,这么厉害?”

  “你真是个笨丫头,怎么连他都不知道?他是武安侯,也是摄政王,是个令人闻风丧胆的人。你知道吗?只要在朝堂上敢忤逆他的人,第二天都莫名其妙的死了。听说他一共娶过三个女子,可那三个女子都死了,别人都说是他不喜欢他们了,就杀了。还有,还有,说他有洁癖,有个丫鬟给他斟茶,不小心茶水洒在了他的身上,就被他给杀了,尸体都找不到了。”

  傅卿卿吓得三魂七魄都快没了。她不仅躲在他的脚下,还摸了他那里,还摸了他的脸。她岂不是够死八百回了?

  傅卿卿想起萧徵在轿子里和她说上一个摸他脸的人被他分尸喂狗了,原来不是在骗她。

  傅卿卿吓得直接咳了几声,脸色煞白。

  “你怎么了?”傅沅沅看着脸色十分难看的傅卿卿。

  “没,没事。我,我捡回一条命,太,太开心了。”

  她的风言风语,傅沅沅也是习惯了。

  傅卿卿免不了挨了一顿打,但相比于捡回一条命,这顿打她觉得一点也不疼。她回了自己院子,侧躺在床上,还在一直想着萧徵。

  那样的人,怎么会那么心狠手辣呢?明明他还帮了她,还对她笑了呢!难道是看她,傻?

  傅卿卿捶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傅卿卿,你只要好好的活着就知足吧。那些人你以后千万不要再惹了。”

  “在说什么呢?”傅明勰推门进来,看到傅卿卿在自言自语。

  “爹爹……”看到傅明勰过来,傅卿卿很开心。

  傅明勰走到她跟前,在她床侧坐下,关切道,“疼不疼?”傅明勰回来便听说她被柳如芸打了的事情,但又不好立刻过来看她。趁着柳如芸休息,他借口去书房处理些事情,便过来瞧她了。

  “姐姐替我求了情,主母没有将我打的多重,爹爹不必担心。”傅卿卿在自己父亲跟前,像一只温顺的小猫。她想要像猫一样,可以时刻依偎在父亲的怀里。只可惜这不过是奢望而已。

  “我的卿卿受苦了。”傅明勰眼眶有些湿润,面上都是歉疚。明明是自己的女儿,他却不能光明正大的待她好,让她从出生开始,就饱受欺凌。包括她的娘亲。

  “爹爹,我没事。”傅卿卿一脸轻松的笑了笑,“我是属猫的,有九条命,皮实着呢。爹爹你赶紧回去吧,若是让主母知道,便不好了。”

  傅明勰点头,“爹爹给你带了药,记得自己擦药,莫要落了伤疤。对了,至于你的亲事,爹一定尽力让你嫁个好人家。过几日,便是我的五十寿诞,到时会来不少达官贵人,你看看可有心仪的,爹爹替你去说。”

  哪有自己舔着脸替自己女儿去说亲的,傅卿卿不想傅明勰这般为难,笑道,“爹爹不必担心,女儿一定能遇到一位真心待卿卿好的人。”说完,傅卿卿就推着傅明勰让他出去,“爹爹,你赶紧回去吧。卿卿也困了,今天在外闹腾了一天呢。”傅卿卿说完,还故意打了一个哈欠。

  傅明勰笑了笑,摸了摸她的头,“好,你早些休息,爹先走了。”

  看着傅明勰远去的背影,傅卿卿的神色之间失落起来。

  她知道傅明勰的难处。傅明勰是个户部侍郎,而柳如芸的哥哥便是户部尚书,一直压着他。傅明勰能坐到今日的位置,没有少了柳如芸娘家的提携,所以整个傅家几乎都是柳如芸说了算。他平日里越是对她不管不问,柳如芸才不会不断找她麻烦,府里的人才会越来越不注意到她。对她的无情,是对她的保护。

  她想,这世上除了母亲,就只有傅明勰是真心待她的了。除了她那点自私的小心思,她愿意舍弃一切去保护她的爹爹。

  ——

  侯府,白洛把自己精心挑选的寿礼递到了萧徵的跟前。

  萧徵抬眼一看,道,“这么寒酸的东西,你拿得出手?”

  白洛脑子一懵,这可是他花了好几百两银子买回来的,怎么就寒酸了?

  “你自己留着吧。白止,将我那只端砚包好。”

  白洛一听,立刻道,“爷,那可是皇上钦赐的,文武百官就几个人有呢!”

  萧徵也不看白洛,幽幽道,“白止,是不是最近有人日子过得太舒坦了?”

  “我觉得是。”

  白洛立刻赔笑,“没有没有,端砚这东西,爷不用,送给别人最合适不过。但,这寿礼怎么办?”白洛瞧了瞧手中的物件。

  “你选的,自己留着吧。”

  “那这银子……”

  “既是你自己留,还要我给你付钱?”

  “……”白洛只能认了这个哑巴亏了。也不知道是给谁的寿礼,竟让他们爷出手阔绰。


免费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