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禾慕白小说

苏禾慕白小说

作者雯雯

言情连载中2020-09-21

在线免费阅读

  猪猪阅读网网为您提供主角是苏禾和慕白的短篇言情小说《我曾爱你如尘埃》是由作家雯雯所写,全文讲的是苏禾母亲患上重病,被逼无奈的苏禾只好去黑市卖卵,可苏禾没想到的是竟卖到了自己前男友慕白身上,苏禾和慕白再次遇见后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免费阅读

  苏小姐,如果今天再不交医药费,我们只能将你母亲从重症监护室里转移了。

  毕竟,医院也不是做慈善的。”

  医生神色冷漠。

  苏禾咬唇,眸中满是恳求:“我知道了,求您再宽限我一天,我保证,一定会将医药费缴全。”

  “那好吧,你尽快。”

  说完,医生离开。

  苏禾无力的靠在医院长廊的墙壁上,她痛苦的闭上眼。

  这段时间以来,她到处去卖卵子却发现只要报出她的名字,对方便避尤不及。

  哪怕她真的去卖肉,都没有一个人愿买她。

  慕白,果然说到做到。

  现在她完全走投无路了。

  睁开眼,透过玻璃窗,看着病床上苍老憔悴的妈妈,苏禾红了眼眶。

  苏禾痛苦的眸色逐渐转为坚定。

  她垂在身体两侧的手逐渐握紧。

  妈妈为她付出了那么多,就算让她去一命抵命,她也愿意,更别说是微不足道的尊严了。

  反正,对现在的她而言,尊严是最没用的东西。

  收拾好情绪,苏禾颤着手,拨打了那串烂熟于心的号码。

  很快电话便被接通。

  “慕白,我想好了。”苏禾深吸一口气,“前几天你说的话还算数么?”

  “呵,”男人冷嗤一声,“想要钱,就来魅色502包厢。”

  说完,通话便被切断。

  怔怔的看着仅有二十秒的通话记录,苏禾吐出一口浊气,收起手机,打车,朝魅色赶去。

  包厢内,一些A市知名的豪门权贵坐在真皮沙发上,而众星捧月般坐在众人中央的,是慕白。

  “想要钱,就跪在地上,像母狗似的求我。”慕白修长双腿自然的交叠着,他眸光冷冽,嘲弄,如同睨脾着最卑微的蝼蚁。

  就在茶几上,有一个金属打造的箱子,箱子大敞开,里面堆满了一沓沓“土豪金”。

  周围的人更是一阵起哄。

  “还是慕总会玩啊,我们几个望尘莫及。”

  “慕总有钱任性啊。”

  苏禾站在门口处,她气的身体直颤抖,“慕白,你别太过分!”

  “过分?”慕白挑眉,慵懒冷冽的嗓音响起,“你这种女人,为了钱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想要钱就取悦我,否则,我保证,你在整个A市一分钱都赚不到。”

  “你……”苏禾浑身发寒。

  而这时,她手机铃声响起。

  是医院打来的。

  “苏小姐,你母亲病情恶化,如果再不交手术费,将错过最佳抢救时间,你看着办吧。”

  这话无异于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眼泪夺眶而出,苏禾近乎崩溃:“我可以赚到钱!求你们马上给我妈妈抢救,要是给不了钱,我用命还!”

  挂断电话,苏禾抹掉眼角的泪,咬牙看着不远处的男人,“慕白,这钱,我赚。”

  “好,那就开始表演吧。”慕白挑眉,眸色冰冷。

  苏禾无力的闭上眼,她双拳攥紧又松开,松开再度攥紧,最终,她双腿一弯,“噗通”一声跪在男人面前。

  “慕先生,求您给我钱吧。”

  她低着头,额头抵在地上。

  “忘了我的要求么?我要你像母狗一样,求我要你。”慕白勾唇,眸色不带丝毫温度。

  苏禾咬唇,口腔弥漫开浓重的血腥味。

  她强忍着眼底的酸涩,跪着朝男人匍匐着靠近,头部磕碰在地上,一声比一声响,“慕先生,我是母狗,求你要我……”

  “哈哈哈,果然,这年头女人为了钱可真是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啊。”

  “这女的可真刷新了我对女人的认知。”

  “从来没见过这么爱钱的女人。”

  周遭的声音如同最锋利的刀子,一刀刀将苏禾的肌肤凌迟。

  苏禾的自尊,在这一刻被撕的连渣都不剩。

  她埋着头,额角的血液滑落滴入她眼眶中,灼热的温度,烫的她睁不开眼。

  可慕白仍不满意。

  “既然是母狗,那是不是该学狗叫?苏小姐,你这表演可真不走心。”

  苏禾终于崩溃。

  她抬眸,看着这个深爱了多年的男人,“慕白,你就那么恨我么?

  你恨我当年拿走了那二百万,可我也是有苦衷的……”

  “给我闭嘴!”慕白募的站起身来,他攥紧苏禾的下巴,眸中有怒火剧烈燃烧开来,“你能有什么苦衷?!苏禾,当初我真是瞎了眼才看上你这么个贱人!当初我是穷小子,你为了钱跟我分手,现在我有钱了,你甘愿像母狗似的跪在地上求我!”

  慕白眸中怒火翻滚,他冷笑出声,“给我学狗叫,叫一声,我给你十万!”

  苏禾眼泪夺眶而出。

  她无声落泪。

  “哭什么?你这贱女人还会哭?”慕白攥住她下巴的手逐渐用力,“叫啊,给我叫!!”

  苏禾眼泪肆意横行,她垂着肩膀,拼命摇头,心疼的像是被千万只利剑穿过似的,疼的撕心裂肺。

  但良久,她还是叫出声来。

  “汪……”

  声音微弱。

  很快,她抬起模糊的泪眼,看着眼前的男人,拔高了音量,“汪,汪……”

  她像是疯了一样,看着眼前的男人,一声比一声高,一声比一声悲戚。

  她不仅叫着,还学狗一样四肢着地,蹲在地上,眼泪越流越多,脸上的妆花了一片。

  直到声嘶力竭。

  半响,她苍白的笑着,“慕总,我叫了五十声,那你是不是该给我五百万?”

  “啪!”

  男人将一沓钱狠狠的甩在她脸上。

  他眸中骇人的怒火翻滚沸腾,“苏禾,你还真是贱的让人大开眼界!”

  说着,他将苏禾从地上拖起来,摁在身下,扯掉她的牛仔裤,将她屁股高高抬起,“你不是求我上你么?!

  现在我就满足你,给我叫!叫的我舒服了再给你一百万!”

  他简直想弄死这个贱人!

  而那几个豪门权贵早在发现事情不对悄悄溜走了。

  他们可不敢看慕总的私事。

  慕白不管不顾的在苏禾身体里冲撞着,疯狂的发泄着怒火,看着两人交合处的血迹,他更是怒意翻滚,“那二百万都被你用来补膜做yin道紧致手术了吧?”

  “你这么缺钱,早就张开腿卖了不知多少个男人了吧?!”

  “怎么,这些男人里哪个活更好更能让你爽到?!”

  他疯狂的在她体内冲撞着,攥紧她的长发,猛地一扯,将她那张血泪斑斑的脸移至自己面前。

  他狠狠的啃咬着她的唇。

  当年他为了这女人跟家族对抗,被赶出慕家。

  知道他给不了她多少东西,他一天打七八份零工,恨不得将自己掰成两半去赚钱,为了攒钱,他每天吃啃要过期的干面包,辛辛苦苦攥了一年好不容易买到一枚钻戒要在恋爱纪念日那天送给她。

  却没想到,她直接将那枚戒指丢在了脚下。

  她说,慕白,你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凭什么觉得能给我幸福?

  谈恋爱玩玩就是了,别太当真。

  后来他才知道,他放在心口上的女人,拿了他母亲的二百万,承诺这辈子都不会出现在他面前。

  他视若珍宝的女人,在这女人面前,却脆弱的仅用二百万就买断了。

  回想往事,慕白眸色更为痛苦,他疯狂的折磨着身下的女人,就连她昏厥过去也不自知。

  事后,慕白去浴室洗澡。

  苏禾还保持着刚才被强上的姿势,昏倒在沙发上。

  就在她身下,鲜血顺着沙发滑落下来,滴落在地。

  此刻,包厢的门再度被推开。

  秦茵推门而入。

  看到包厢内的场景,秦茵蹙眉,直接上前,揪起苏禾的长发,“啪”,一个狠戾的巴掌直接落在苏禾脸上。

  “你这贱人?!”

  脸上火辣辣的肿胀感袭来,苏禾这才勉强睁开眼。

  见到来人,苏禾撑着酸痛的身体,用破碎不堪的衣服勉强遮挡住身体,“我……”

  “你什么你!”秦茵又是一个巴掌甩在她脸上,她眸色愤然,“现在的女人都这么不要脸么?看到谁有钱就往谁身上贴!”

  说着,秦茵掐着苏禾的脖子,猩红着眼:“慕白呢?说啊,慕白去哪了?!”

  “咳咳……”苏禾努力挣扎着,脖子处被掐着,她逐渐感到呼吸不畅,因为缺氧她脸上涨红,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放开……你放开我……”

  “茵茵,你做什么?”

  男人清冷的嗓音却在这时,从她们身后传来。


免费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