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于黑夜仰望你

囚于黑夜仰望你

作者绿幽萝

言情连载中2020-09-21

在线免费阅读

  猪猪阅读网网为您提供主角是蒋倾城和狄一秋的短篇虐心佳作《囚于黑暗仰望你》是由作家绿幽萝倾心创作,全文讲的是蒋倾城差点被醉酒后的继父夺走了清白,之后蒋倾城只想逃离可悲的家,她本以为狄一秋会是她的救赎,可蒋倾城却为狄一秋整容落得满身伤痕,最终她还是得不到狄一秋的真心...

免费阅读

  我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冷汗直流。

  那人借着微弱的月光,坐着轮椅滑到我面前,恐怖如魔鬼一样阴森诡异的笑着:“小姑娘,等久了吧,叔叔有点事来晚了。你介意叔叔是残疾人么?”

  我吓得瑟瑟发抖,顺着他往下看是一双空荡荡的裤腿,两腿中间竟然还有一个小帐篷鼓了起来。

  我瞬间手心全是冷汗,紧紧握在一起。

  “你,你是谁?”我声音讷讷的说着,害怕的有些发抖。

  “呵,你不用管我是谁,今晚上你把我伺候好了,我会给你二十万的。”陌生人上下打量着我,眼神中带着急不可耐的渴求。

  “躺在地上!”陌生人阴笑着,带着不可抗拒的力量。

  我咽了一口口水,强撑着身子从柔软的大床上走下来,平躺在冰冷的地面。

  只见他从轮椅上下来,一下下解开衬衫扣子,又将裤子拉链拉开,从里面爱惜的掏出一个脏兮兮的东西。

  我心脏突突跳个不停就要蹦出来。

  我见过那东西,我心里一直告诉自己没什么好怕的!

  二十万,我需要这二十万!

  我闭上眼睛,紧张的甚至听到自己牙齿撞在一起咯咯的响。

  忽然,陌生人扑通一声压了下来,整个身体撞在我胸前,我死死的闭上眼睛不敢去看。

  他忽然大力的咬住我的下嘴唇,我吃痛的闷哼一声,他粗糙的手拂过我的脸颊,摸到一手冷汗。

  “别怕,想叫就叫出来!”

  说完,他猛地将下半身顶了过来,我感觉到他那团火热,那么羞耻又那么渴望。

  我紧紧攥着拳头,浑身紧张的直打哆嗦。

  谁能理解一个用自己的第一次换取金钱的女孩的心理?

  我心里发颤的冷笑着,二十万,我要拿这二十万摔在继父脸上,让他赔我母亲一条腿!

  陌生人一边窜动着一边说道:“太紧了,你要夹死我了!”

  我的思绪被拉回来,我咬着嘴唇,试图放松,他才完完全全顶了进去。

  “唔……舒服!”陌生人腻歪的声音在我头顶传来。

  那一夜相当漫长,相当寒冷,第二天早晨阳光打进窗口的时候,我还浑身冰冷裹着被子。

  “二十万已经打给你了,以后这房子你可以先住着。”

  说完,陌生人推着轮椅就要离开。

  我在床上用尽全力,发出晦涩的声音沙哑问道:“你,你这是要?”

  陌生人回头看了我一眼:“算是吧,不过我不喜欢缠人的女人,等我玩腻了,你最好自己滚蛋。”

  陌生人彻底消失在房间里,我全身如至冰窖彻骨寒冷,床上满是粘腻的液体,空中充斥着难闻的味道。

  我没有哭,但我觉得眼眶疼的厉害,眼球都要鼓出来了。

  胸口憋着一口气胀的我生疼,我冲进卫生间哇哇吐了一马桶。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刚满十八岁,脸色苍白的像个鬼。锁骨上还残留着陌生人红色的牙印。

  绝望,像北极冰川的海水,将我淹没吞噬,让我的灵魂都结了一层霜。

  我带着银行卡取了二十万现金,装在一个大袋子里,打车回家。

  我已经幻想过无数次了,我要把这二十万现金打在继父脸上,让他像狗一样捡钱。

  回到家,家里安静的出奇。

  我往卧室一看,倒吸一口凉气,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妈妈躺在床上没穿衣服,双眼瞪得大大的还张着嘴,表情痛苦无比。

  我冲了上去一把抱住她:“妈,妈!你醒醒!”

  从我毁容到现在,我第一次叫她妈妈。

  妈妈的身体冷了,脸上带着淤青,浑身上下被细软的鞭子抽出紫红色痕迹。

  “妈!妈!”我哭喊着,用被子将她裹住,眼泪扑簌簌往下掉,止也止不住,心脏从没有这么疼过。

  就连我被陌生人上的时候,我也没有这么绝望过!

  我感觉天塌了,整个世界都扭曲了,一种足以让我窒息的委屈和自责涌上心头。

  忽然,身后门锁开了,继父拎着个酒瓶子吊儿郎当走进来,大喊道:“哭什么哭?你再求我也没有用,我是不可能去救你那个女儿的!”

  我气得浑身发抖,整个人都炸了。

  想到妈妈昨晚打给我的那么多未接电话,她一定急疯了才想找继父帮忙寻找我。

  可是继父呢?他把妈妈生生虐待致死!

  继父这才看见我,嘿嘿一笑:“咦,这不是回来了?”

  “啊!”我尖叫一声冲过去,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狠狠地掐着继父的脖子,所有的愤怒,屈辱都涌了上来,我疯了一样任凭他对我拳打脚踢都不松手。

  “额!额……”继父脸色涨红发紫,停止了挣扎,而我还满脸泪痕双目圆睁的掐着他的脖子,尖叫着。

  我坐在沙发上喘着粗气,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绝望。

  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我尖叫一声,看见一个陌生号码。

  “喂……”

  “……你声音这么了?”电话那边是陌生人的声音。

  我死死的抓住电话,声音颤抖地说:“我要见你。”

  “那你回公寓吧,我在这里等你。”

  挂了电话,我打车往公寓跑去,一路上满脑子都是妈妈在床上死不瞑目的样子。

  我恨自己,更恨这个世界。

  我冲进公寓扑通一声跪倒在陌生人面前,揪着他空荡荡的裤腿声音止不住的颤抖:“求求你,求求你帮帮我!”

  “呵,帮你什么?”陌生人玩味的说着。

  我把事情的经过跟陌生人讲了一遍,他沉默片刻说道:“我可以帮你,但你要知道,跟我何正清做交易,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我帮你处理好你继父的尸体,你这辈子就都是我的奴隶了,而且,是xing奴!”

  我全身如被雷劈了一样,眼前仍是母亲死不瞑目的惨样。

  我怔怔的点点头,泪水和汗水滴进地毯:“一切,都听您的。”

  何正清帮我料理了后事,我连去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那天艳阳高照,室外温度三十度,我却躲在房间里冷汗直流。

  从此以后,我跌进万劫不复的深渊,跟何正清搬到了另外一个大城市生活。

  三年后,我在东南亚赌城上流社会的交际花圈子里,打响了自己的花名。

  提到蒋倾城三个字,有人会说,她那张脸整了几十次了,花的钱都够买一栋楼了!

  还有人会说,她啊,不学无术,刚成年就出来混了!不要脸!

  更有人会说我睡了好多男人,下面早就烂了。

  但自从跟狄一秋在赌场的一次梭哈,他们都会带着不可思议的目光说道:“那小妞床技了得,赌运也很好啊!”

免费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