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总被无情伤

多情总被无情伤

作者依夏

言情连载中2020-09-21

在线免费阅读

  猪猪阅读网网为您提供主角是安冉和顾琛南的总裁完结佳作《多情总被无情伤》又名《若不相欠怎会相见》《直到天雨方知爱你》,作者是依夏,全文讲的是安冉以为顾琛南会无条件爱着她,可没想到顾琛南却像恶魔般在安冉身上肆意掠夺,安冉会如何对待时而温柔时而对她残忍的顾琛南?

免费阅读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的身边只有我妈,我爸走得早,从我出生开始脑子里就没他的印象。我妈一个人把我带大的,如今,她就守在我的床边,老泪横流。

  我下意识的抚向自己的肚子,只听她小心翼翼的语气说:“冉冉啊,孩子以后还会有的啊,但是现在这个孩子,没了就没了,要了你对不起平晟呀。”

  说着我妈还哭了出来,我妈说的话让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怎么我要了这个孩子就等于对不起平晟了呢?

  我还没开口问,我妈就继续开口道:“虽然你和别的男人做了坏事被他知道,但是你跟他好好道个歉,求他原谅,咱们还是一家人,乖啊。”抹了把泪,我妈接着说道:“妈也会多跟他求求情的,谁没个犯错的时候……你不能被他净身出户呀。”

  这下我算是彻底听明白了,明明是他出轨了,反倒诬陷我出轨了,还要让我净身出户!

  “妈,别听他瞎说,我没出轨。他没证据,他不能让我净身出户的!”我底气十足的安慰我妈,同时撇向了自己的肚子,我的孩子,就这么没了?被他爸亲手给扼杀了,只因为,吴小芳也怀了孩子……

  我心里暗自下决心,就算这场婚姻已经结束,我也要让平晟净身出户,而不是我。

  毕竟当初他买这套房子的时候,我拿出了我打拼多年攒下的四十万,如今倒是用这笔钱给他和吴小芳的爱巢投了资,这我怎么甘心?

  出院后我就回了家,医生给开了点药,嘱咐卧床休息,一个月内不要行房事之类的,我笑笑不想说话,别说一个月了,三个月四个月,我和平晟也不会再行房事了,恶心。

  一进家门,就看见平晟和吴小芳坐在沙发上抱在一起,我婆婆正在厨房炖汤,嘴里喊着要给自己的宝贝孙子补营养,乍一看真觉得人家才是一家子,其乐融融。

  见我回来了,婆婆直接瞥了我一眼,视而不见。

  我的心里头哇凉哇凉的,结婚后我一直好吃好喝的供着她,逛街都会想着她,给她买很贵的衣服首饰,我把她放在和我妈同样的心里位置上,可她呢?

  而平晟和吴小芳倒是早有准备,平晟指了指茶几上的离婚协议,让我赶紧在上头签个字。

  我在他们俩的斜对面的位置上坐了下来,拿起离婚协议审阅,上面写着由于我的问题导致婚姻破裂无法修复,所以两人协议离婚,我净身出户……

  我和平晟结婚这么久,我真的是第一次发现,他可以无耻到这种境界。

  瞟了一眼坐在他身边的吴小芳,正小鸟依人的依偎在他的怀里,可是眼神却在阴冷冷的看我。

  见我一直直视着她,她小声说道:“嫂子,我真不想破坏你们的家庭,可是,我现在怀孕了,希望嫂子能看在我肚子里孩子的份儿上,签个字吧。”

  是啊,我要看在吴小芳怀孕的份儿上,被迫做了人流,然后还要签下净身出户的离婚协议,我上辈子欠她的?

  咬了咬牙,我微微笑了,道:“这个婚,我不离,你不是不想破坏我们的家庭吗?那好,等你生了孩子,这孩子我跟平晟养着,反正我刚失去孩子,不介意把你的孩子当成自己的亲生孩子,你就当做你是个代理孕母吧。”

  吴小芳气得直瞪眼,然后把求救的目光投向了平晟。

  平晟会意,朝我怒斥道:“安冉,你平时吃我的喝我的,现在还给我戴了绿帽子,你不离婚死赖着我也已经不爱你了,你还是赶快签了字滚蛋吧。”

  这时厨房里的婆婆跟着搀和道:“就是,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女人,我儿子不要你了,还狗屁糖一样硬粘着。”

  “噗嗤”一声,我竟然笑出了声,笑得眼泪都淌了出来。

  当年平晟追我的时候,他像狗屁糖一样黏在我的身后,我一开始很抗拒,因为我没想过要发展办公室恋情,而且还是和自己的下属。

  可是平晟每天都会给我带一份早餐,中午吃饭的时候又总是主动坐在我旁边,每逢过节就变着花样给我制造惊喜,甚至还跑去讨好我妈,在我妈面前都在细数自己有多么多么爱我……

  可现在,他竟然说我死赖着他,还说不爱我了,让我滚。

  “平晟,当初是你死皮赖脸追我的,你有现在的职位也是我捧的,你现在让我滚,岂不是过河拆桥?我告诉你我不滚,我就赖在这儿了!”说完我就大步流星走向了我和平晟的卧室,用力的锁上了门。

  正床头上方还摆着我俩的婚纱照,可是这间屋子这张床,都不知道被吴小芳睡了多少次了。

  想到这一切,我大力将婚纱照拽了下来,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而拿掉婚纱照的墙面上,赫然出现了一个保险柜。

  我顿时愣怔了……

  房子当年是我跟着一起看了的,装修的时候平晟家以我花了不少首付钱唯由,包办了家里的装修,我当时还觉得自己真是遇到了一个好夫家,就不曾想,当时他们就在跟我玩心。

  这保险柜里一定放着什么我不知道的东西!平晟他们一家子打的什么主意?

  我好奇的扑向保险柜的密码锁上,这是一个多重密码的保险柜,需要钥匙,然后再输入密码。

  密码以后再想办法破解,可眼下,我需要找到密码锁的钥匙。

  我努力按着头仔细回忆我和平晟结婚这三年的点点滴滴,想起有一次我帮他洗衣服,从他的外套摸出了一枚单独的钥匙,金色的,很精致。

  我问平晟那是什么钥匙,平晟愣怔了几秒,才突然微笑着说那是同事送他的一个装饰品,长得精致好看,可以当挂件用。

  我也没再当回事,但总时不时的从家里的不同角落偶然看到那把钥匙,今天抽屉,明天不见了,后天裤子口袋里……

  而现在回想,十有八九,那就是密码锁的钥匙!

  后来平晟大概觉得安全了,就直接把钥匙放在了我们床头柜的抽屉里,没再动过。

  我不由的冷笑了出声,千算万算,他不会算到我有一天能发现那个保险柜吧?

  我麻溜的冲向了床头柜,打开抽屉就看见了那把钥匙。

  这时,只听门外敲门声,平晟说:“安冉,你锁门干嘛,我进来穿衣服……”

  什么?都跟我闹成这样了,还有脸说要进来穿衣服?

  听我没动静,平晟在外面又继续说道:“我穿上外套就走,你再不开门,我自己拿钥匙进去了。”

  我一惊一乍的,,内心有种对平晟爆粗的冲动,什么时候不行,偏偏这个时刻给我出幺蛾子。

  “安冉,你快点开门,再不开门我自己从书房拿钥匙开门了啊。”外面的平晟一点耐心都没有,一边敲门,一边催促。

  我立刻敷衍着回应道:“好了我马上就来,你不用去书房折腾。”

  我需要拖住平晟,不能让他去拿钥匙然后破门而入,任何事情只有在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才能顺利的进行。

  我赶紧小心翼翼的拖住抽屉的边缘,尽量最小声的将抽屉一点一点的推,我感觉自己简直用尽了浑身的力气让抽屉不出声。

  而门外平晟催促说:“安冉,你到底干嘛呢?真烦,我自己拿钥匙吧。”

  他没耐心了!

  “你就等一下!”我试图阻止他不要去书房拿钥匙。

  “等你个头,你干什么呢!这么心虚!”平晟说这话的时候,我清晰的听到了他离开的脚步声,看来是要去书房找钥匙了。

  我感觉我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和时间作斗争,和平晟吴小芳这对狗男女斗智斗勇。

  我果断赶紧从地上捡起婚纱照,直接用自己的衣服袖子给它擦了擦土,赶紧重新挂了上去。

  这时,钥匙转动的声音已经响起,我赶紧连滚带爬的躲进了被窝,假装很虚弱的瘫坐在床上,我紧张的手都忍不住打哆嗦,好在此刻手也在被窝里,平晟应该看不见。

  我尽量放松自己,故作虚弱的模样,白了平晟一眼:“快穿快走,我流产了身体不舒服,我要睡觉。”

  平晟不知道是良心发现还是怎么回事,竟然穿好外套以后温柔的嘱咐我说:“冉冉,那你好好休息。”

  我恩恩的敷衍了两声,平晟就帮我重新关上了门。

  关上门的瞬间还看见吴小芳在喝我婆婆亲自炖的汤,而我婆婆骂骂咧咧的朝着我这边喊了一句。

  如果可以,我真想立刻夺门而出,永远不回这个家,永远不看见这帮恶心的人,可是我要拿回属于我的那部分,我没办法。

  我要看看保险箱里有什么,我还要搜集平晟和吴小芳出轨的合法证据,带着这样的信念,我会努力跟他们在这里耗着,哪怕做个外人。

  门重新合上了,可是我的心却不淡定了,经历这一次被突然袭击,我不敢再轻举妄动。

  我静静的听着外面的动静,恨不得把平晟吴小芳和婆婆一并清理出去。

  当我听见客厅似乎有人出去,并关上门之后,我还是不敢开卧室的门确认。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客厅仍旧一片安静。我慢慢的推开了自己卧室的门,出来溜一圈,书房卫生间厨房阳台,我一处也没放过。

  确定平晟和吴小芳和婆婆都出去以后,我再次拿出钥匙,拿下婚纱照,开始捣鼓保险箱。

  我不知道平晟他们什么时候回来,我心里头没底,我知道我的时间有限,我需要在这有限的时间里猜出保险箱的密码。

  我仔细回忆了很久,输了很多密码,比如平晟的生日,平晟他妈的生日,平晟的手机密码,我俩的结婚纪念日,全都不对。

  而我已经是满头大汗了,也不知道是累,还是因为着急和紧张。

  为了怕平晟突然回来,我又重新将现场整理了一下,确保没有破绽,我才放松下来。

  我心里暗想:看来有必要找个机会趁他们都不在家,然后雇专业人士来破解一下。

  折腾半天,肚子有些饿,没人给我做饭,我就自己去厨房做饭,单做我自己的那一部分。

  婆婆也不知道去了哪,我张望了半天也没见着她的人。

  鬼使神差的,我放下了手中的厨具,掏出手机从网上找了个解锁密码的专家,价格昂贵,开锁率99%,犹豫了一下,我还是拨通了电话……

  电话通了以后,对方语气很不耐烦,冷冰冰的问我是谁,干什么。

  因为怕婆婆或者平晟突然回来,所以我压低了声音说:“我找你帮我破解保险箱密码。”

  对方回了一句:“哦?你怎么知道我还有这个技能。”

  “废话,大字儿挂在那儿,我又不瞎!”我心里头有点恼火,生意来了他就这么个态度吗?专家就了不起了?顾客至上他不懂吗?

  我心跳的突突的,问:“你现在能立刻过来吗?我家在XXX,我叫安冉,限你五分钟之内给我过来,否则就改天我再临时通知你了。”

  说完我就挂断了电话。

  我计划好了,如果对方能五分钟之内过来,哪怕被抓包了,我会说他是修空调的,不打紧。就怕破解中途被抓包了,那就说不清了。

  所以有些事就是争分夺秒的事。

  忐忑的挂了电话,我努力镇定自己,若无其事的吹着口哨开始给自己做饭,婆婆给吴小芳八成是做乌鸡汤来着,冰箱还剩的半只乌鸡,我也毫不客气的炖了汤。

  正炖汤间,就听到了敲门声。

  婆婆平晟之类的自己都有钥匙,敲门的肯定是解密码的。

  我一开门,一张英俊异常的脸出现在我面前,停在我家门口的还有一辆看起来就价值不菲的豪车。

  “额……你……”我几乎语塞了,大脑一片空白。在我想象中的解锁专家,再有钱也不能是这样的形象啊。

  “不是你叫我来解锁的吗?”对方责问我。

  “是,是我。”说着我就带他到了我和平晟的卧室,锁上了门。

  偌大的婚纱照摆放在床的正上方,我重新将它揭下,拿出钥匙,示意对方快点解锁。

  对方并没有接过钥匙,而是问我:“你把门锁上,是为了方便我们两个……”说着,他还走近了我,温热的呼吸直往我耳朵里灌热气。

  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锁上了房门确实可以避免平晟他们直接闯进来,但是就这样让一个陌生的男人进了卧室,还锁上了门,这个男人想对我做出什么不轨的事情,我该如何?

  “帅哥,你应该还未婚吧?而我是个已婚的妇女而已,睡你,我不亏~~而且,我丈夫随时会回来的,你还是赶紧开锁吧。”我发着抖压低了声音把话说完,嘴角还扯着一抹自认为很邪气的微笑,我就不信他真敢做什么。

  对方不再搭理我,开始帮我破解密码。虽然他是个专家,可我仍旧觉得耗时太久了,每一分每一秒我都在紧张和着急,时不时的我还得瞅瞅窗户外是否有人要回来了。

  “帅哥,还要多久?”我忍不住着急的问。

  “就差一个数字了,给我三分钟。”解锁小哥表情淡然,一脸自信。

  而偏偏就在只差一个数字的时候……平晟和吴小芳回来了,我清晰的听见客厅门开了,两个人有说有笑走进客厅的声音。

  我靠,完蛋了,我和开锁小哥还在卧室呆着呢,不能让平晟发现开锁小哥!

  “喂喂,别破解了,今天就先到这儿了。”我一边使劲扯开解锁小哥的双手,一边使劲将他推到了保险箱旁边,我着急忙慌的就拔钥匙,将密码锁拨回成从前的样子。

  解锁小哥的一脸懵逼的盯着我质问:“你什么意思?”

  由于他的声音完全没刻意压制,所以声音不小,客厅外头的平晟立马就听到了卧室里的动静。

  平晟这下炸了,跑到卧室门口急促的敲门,大声叫骂着:“你个荡妇,我怎么听到屋里有男人的声音?你是不是把野男人带回家了,你就那么痒啊,我操你妈的。”


免费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